《》[] - 第7章

  許森驚異的看着此時的江瑟,嘴巴張合了老半天才木訥的喊出一句,「江小姐!

您……」  話沒說完,江瑟眼前一黑人便直接倒頭跌了下去。

  好在許森反應快,一把接住了她,然而下一秒,肩頭一痛,人就被大力的給推了出去。

  尷尬的撓撓頭,許森看着此時抱着江瑟的陸遇辭,說的那麼薄情,還真的以為陸總不管不顧了呢,其實還是關心的。

  身體果然比嘴更誠實。

  他不過是扶了江小姐一把,老闆就這麼激動,男人的嘴啊,果然是騙人的鬼!

  見許森在一旁一臉奸笑的樣子,陸遇辭眼眸一沉,「愣着幹嘛,還不過去看看!」

  「是!」

許森立馬恢復冷漠的樣子,趕緊跑到了對面。

  一開門,只見床上躺着一個渾身**的男人,頭似乎被開了瓢,身子下面一灘血,看着多少有些觸目。

  許森趕緊喊人來將房間給處理了一下,然後把鄭成給送去了醫院,這才回到了包間。

  此時的包間里,陸遇辭已經將江瑟臉上的血漬給處理乾淨了,見許森過來,陸遇辭問道,「怎麼樣了?」

  許森心裏對江瑟是由衷的佩服,動手穩准狠,一點兒不拖泥帶水。

  「人沒死,不過流了不少許,估計沒個十天半月起不來了。」

  看着女人的眼神不免柔和幾分,她倒是跟當年一樣,睚眥必報。

  「那就讓鄭總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一絲陰冷的笑容,在他的嘴角一閃而逝。

  「是!」

  ……  迷迷糊糊中江瑟似乎躺在車上,偶爾的顛簸讓她胃裡的東西都在叫囂着。

  緩緩張開眼,江瑟嗅到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道,在密閉的空間里,這股味道還在不停的發酵。

  「嘔~」江瑟一陣乾嘔,立馬坐起身,來不及看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是誰,招呼司機喊道,「停車!」

  許森立馬一腳油門,將車子停住,下一秒,江瑟立馬打開車門沖了出去,扶着路邊的樹榦直接吐了起來。

  許森下意識的看了眼坐在後排的傅湛霆,只見他依舊閉目養神,似乎這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一般。

  眼觀鼻鼻觀心,許森也縮着腦袋不敢表現出分毫的關心。

  這個時候,裝作什麼裝死人是最合適的了。

  江瑟幾乎是將自己胃裡的東西都給吐乾淨了這才終於緩了口氣,正準備起身,突然一雙手遞了瓶水過來。

  「謝謝。」

江瑟下意識的道了聲謝,然後接過水杯漱了漱口,起身才終於看清給她的人是誰。

  陸遇辭!

  江瑟的表情瞬間凝固,這個惡劣的男人,為了報復她竟然讓她去陪鄭成那種**熏心的男人,如果不是她一直退拖着,早就被鄭成佔了便宜,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她只能用下下策,暴力的把鄭成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