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10章

  林菀在客廳坐着,手裡已經喝了第二杯咖啡了。

  已經凌晨一點多了,江瑟還沒有回來。

  想到兩人之前的關係,林菀忍不住的擔心了起來。

  這些年來,她們姑嫂經歷了太多,林菀早已經將江瑟當做了自己的親妹妹,如果不是因為公司面臨破產了,她不會讓江瑟去找陸遇辭。

  曾經相愛的兩個人,再一次以這樣的方式碰面,林菀心裏也替她感到痛苦。

  可是……  林菀抿了口咖啡,「瑟瑟,嫂子對不起你!」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林菀立馬接聽,聲音急切的問道,「瑟瑟?

是不是你?」

  電話那頭只有淡淡的風聲划過,江瑟在聽到林菀的聲音就忍不住的哽咽了。

  又怕林菀會擔心,江瑟用盡全力的捂着嘴,不讓自己發出一絲聲響。

  林菀的聲音再次通過電話傳來,「瑟瑟!

說話!

怎麼了?

說話!」

  別過頭,江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努力的將聲音的異樣壓下去,才重新拿過手機,「嫂子,是我。」

  聽到她的聲音,林菀的一顆心終於落地了。

  長出一口氣,林菀柔聲應道,「瑟瑟,你在哪裡?」

  「嫂子,我在醫院,你來接我一下可以嗎?」

  她在剋制。

  林菀聽得出來。

  心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半,林菀心疼的開口,「好,你在大廳別亂跑,我馬上來。」

  電話掛斷,江瑟看了眼醫院大廳的方向。

  她在這個時候過去,一定會碰到陸遇辭的。

  兩手環住身子,江瑟強忍着寒意的坐在原地,默默的等着林菀的到來。

  林菀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披了件外套便沖了出去。

  這個點,路上早已經沒有什麼人,晚風吹過,落葉紛散如雨般的嘩啦啦的落地。

  蕭條的街道,無主的靈魂,就這麼飄蕩着……放逐着……遠去,不斷遠去……  林菀來到醫院,穿着拖鞋小跑進了大廳,結果大廳里除了巡邏的保安,卻一個人都沒有頭。

  轉了一圈,根本不見江瑟的影子。

  林菀趕忙掏出手機給江瑟撥去電話,安靜的夜晚,手機鈴聲突兀的從大廳外傳來。

  順着聲音,林菀就看到了躲在花壇處的一個身影。

  收起手機,林菀放慢腳步緩緩的朝着那抹單薄的身影走去。

  醫院招牌紅色的光打在女孩半邊臉上,映照的她的臉色越發的蒼白。

  羸弱的身子蜷縮在一起,像是一隻受傷的小獸,受了傷,只能一個人蜷縮在窩裡暗自的舔舐傷口。

  林菀的眼眶一熱,一股熱烈順着眼角滾落。

  捂着嘴,林菀強忍着哭腔,別過頭,無聲的哭泣着。

  好冷~  江瑟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抽泣,隨即便迷迷糊糊中張開眼,結果就看到了眼前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似乎在哭?

  「咳~」江瑟輕咳一聲,「嫂子?」

  林菀肩頭瑟縮一下,隨即趕緊擦了下眼淚,然後轉過身,故作生氣的說道,「你怎麼回事!

怎麼跑醫院來了!

你沒看這都幾點了!

啊!

還不回家!

你知不知道我都睡覺了!

真的是辦什麼事情都辦不成!

還得讓我出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