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情深專寵妻》[傅少情深專寵妻] - 第5章 你這是綁架

半小時後,顧言在一處幽深地方停下了車。
她下車踱步緩緩前行,前面是海邊,深夜潮水波浪洶湧,不斷拍打着礁石,發出嘶吼鳴叫。
可唯有這一刻,顧言才覺得心理平靜了許多,這讓她好似回到了幼年的家鄉。
那時,她父母俱在,她還擁有僅存的快樂。
她找到塊石頭坐了下來,月朗星稀,皎潔月光照射在她身上,襯着她多了一絲寧靜的美麗。
「別動!」有男聲傳來,隱約帶了絲興奮。
顧言下意識不安起身,她沒想到這一塊還有陌生男人在。
「誒,你怎麼還動了?」男人聲音越傳越近,似乎帶了絲不滿,「我這還沒拍好呢。

她轉頭看向來人,卻見一身着白色針織衫和黑色長褲的男子慢慢走來。
他的手上,赫然是一個微型相機正對着自己。
顧言忽的明白,這個男人在偷拍自己。
她下意識上前,一把奪過相機,開始尋找剛剛拍的底片,連翻幾張後,她有些尷尬地把相機塞回男人手中,解釋道:「我以為你在偷拍我。

男人俊眉微挑,觸及顧言時,似有片刻的驚訝,但下一秒卻一本正經解釋:「我是光明正大拍,只是你沒給我這個機會。

他薄唇微抿,不斷打量着顧言,「大晚上,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邊。

這裡距離市區少說也有百來公里,人跡罕至的,一個孤身女人出現在這裡的確有些危險。
顧言目光閃爍了下,不欲多言,「飆車過來。

男人目光一喜,頗有些激動地說:「飆車?那一起!」
顧言愣了:「???」
他看她一副不解眼神,忙不迭解釋道:「這不是遇到同伴有些激動,我也是飆車過來散心的。

顧言有些不信,狐疑地看向他的相機。
男人心領神會,立馬解釋道:「這我吃飯的傢伙。
自我介紹下,我叫南嚮往。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掏出身份證,「你可以看看,這我身份證。
我不是壞人。

顧言心情複雜,一時間有些無語。
原先,她還覺得這男人可能不懷好意,但看他耿直地掏身份證,她忽的覺得這人可能只是傻了點。
她低頭湊着月光瞥了眼身份證。
「南-向-往」她喃喃念道,隱約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但她似乎又想不起來。
她也不糾結,禮貌地回應:「我叫顧言。

南嚮往不好意思撓撓頭,他看出顧言較剛剛警戒之心少了點。
他環視四周,目光落在不遠處悍馬上,情不自禁地吹了聲口哨,示意道:「你的車?」
顧言含糊地嗯了聲。
還沒正式變成前妻,傅梓深的車應該也勉強能算共同財產?
南嚮往忍不住驚嘆:「妞兒,夠野的啊。

最新款的悍馬H6,這麼大的車身,他難以想像顧言一個女人能這麼豪放駕馭。
他看向顧言眼神也多了絲欽佩。
顧言不是個自來熟的人,對於南嚮往的很多話,她選擇了沉默來回答。
南嚮往也不在意,邀請道:「妞兒,要不我們來賽一程?」
他有些躍躍欲試看她。
顧言尋思着該如何拒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