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狠逆天》[夫人狠逆天] - 005卷子

  秦苒的資料林麒看過。

  這姑娘就是純混混,在原來的學校成績倒數第一不說,打架鬥毆不計其數,休學一年,這休學原因也模糊不清。

  一中向來看重升學率,秦苒的各科歷史成績太差,丁主任含糊其辭不想收她。

  知道秦苒可能差,又哪知她差到丁主任嫌棄成這樣。

  他索性隨便給她找個私立學校。

  眼下倒是怪了。

  秦語「噗」地一聲笑了,側身看向秦苒,「你說……你有我們校長的推薦信?」

  一中是所老名校,能混到校長這個位置的,家世手段都絕對不弱,尤其現任的一中校長,聽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連林麒最先找的也只是丁主任。

  秦苒出身不是秘密,窮鄉僻壤的,哪裡有機會接觸一中校長?

  「是。」秦苒抬眸,言簡意賅的。

  她往後靠了靠,黑色的背包就掛在她正坐着的椅背上,伸手從裏面摸了個白色的信封。

  「夠了!」寧晴一拍桌子,色厲內荏,「誰教的你,謊話張口就是?不嫌丟人?!」

  她沒想到,她為秦苒舍了臉去求林麒,對方卻不知好歹。

  爛泥扶不上牆,不外如是。

  「媽,您彆氣壞了身子。」秦語轉身回去,拍着寧晴的後背安撫,遲疑:「或許姐姐手上的真是我們校長的……」

  寧晴冷笑,「她做的荒唐事多了去,你別替她說話!」

  本來就是被秦漢秋威脅着帶來雲城的,寧晴心裏老大不爽利。

  林錦軒帶着一身晨露回來,見這情況,眼稍一轉,笑問:「這是怎麼了?」

  秦語黏到林錦軒身側,大致一說。

  整件事都挺荒謬。

  秦苒喝完粥,手指捏着信,拿着黑色小背包,從椅子上站起來,「我去學校了。」

  她穿着純白色的短袖體恤,挺寬鬆的,皮膚極白。

  她往外走着,不緊不慢的。

  沒將屋內的一場鬧劇放在心上。

  身後寧晴氣瘋了。

  「姐姐能去哪兒?」秦語說,「其實只要認個錯,也沒……」

  林錦軒忽然開口,「她沒騙你們。」

  林麒秦語這幾人還沒反應過來。

  林錦軒回憶着剛剛那封信上的印章,揉了下太陽穴,眸色不明,「那封信上蓋着的是徐校長的私章,以前我在學生會的時候見過。」

  大廳里萬籟俱寂。

  一直未曾開口的林麒也是明顯的驚愕。

  寧晴在原地,她張了張嘴,這轉變讓她當機,心情複雜。

  還未反應,就聽到林麒溫和地開口詢問,「苒苒認識一中校長?」

  秦語抓緊了手裡的包,低低說了聲,就轉身去學校,眼眸垂着,看不清眸底的表情。

  衡川一中。

  校長室。

  帶着老花鏡的老人坐在辦公桌前,衣服整潔乾淨,一絲不苟,鏡片後的那雙眼睛藏着鋒銳。

  女人跟一個稍顯老態的中年男人推門進來,女人聲音拘謹,「徐校長。」

  她眉毛雜又亂,眼露三白,嘴角微微下垂,略顯刻薄,挺不好惹的長相。

  這是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