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狠逆天》[夫人狠逆天] - 002這位是爺

  林家是雲城的勛貴之家,往上數三代,在雲城都小有名氣。

  林麒今年五十不到,沒有一般這個年紀人的富態,依稀能看出年輕時的風采,溫和儒雅,金絲邊框眼鏡下的那雙眼睛總是不經意間顯露出從生意場上浸淫出來的鋒芒。

  寧晴能嫁給林麒,連秦苒都覺得她運氣好。

  林麒手裡捏了根煙,想了想,又放下:「小晴跟我說了苒苒的事,您放心,這件事我已經派人着手安排了。」

  陳淑蘭是個農村人,沒有多少文化,第一次來這種處處充滿了貴氣的家族,手足無措到有些慌。

  即便林麒對她的態度很好,她也還是有幾分不自在。

  林麒感覺到了,只是笑着陪陳淑蘭喝茶,偶爾說幾句不讓陳淑蘭尷尬,一起等着寧晴回來。

  秦苒脊背靠沙發,懶懶散散的按着手機,應該是在玩遊戲。

  她的手指纖細漂亮,在透過落地窗的光線下白得過分。

  眉眼低低垂着,從林錦軒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她長卷的睫毛,微微顫動。

  似乎是感覺到了他的窺視,對方慢吞吞地抬起頭。

  乾淨透澈的眼,眸底沒有陳淑蘭那般的惶恐不安。

  平靜猶如寒潭,漆黑深邃。

  九分冷。

  餘下的一分是骨子裡怎麼也掩蓋不了的桀驁與匪氣。

  林錦軒捏着茶杯的手頓了一下,也沒有被抓包的尷尬,遙遙一笑。

  秦苒散漫地收回目光,不緊不慢的換了個姿勢,繼續按着手機。

  從未被人冷過的林錦軒再次愣了愣。

  半晌後,他反應過來,將亮着的手機屏幕按熄,往後靠了靠,一哂。

  溫文爾雅的臉上多了些玩世不恭的痞。

  果然跟林麒形容的一樣,是個刺頭兒。

  傲得不行。

  陳淑蘭知道秦苒愛玩,平日里沒事就喜歡玩遊戲,她也不是沒想過管秦苒,可對方只要用一雙漂亮到不行的杏眼看着她,眸底氤氳着霧氣。

  這誰能頂得住啊?

  陳淑蘭什麼脾氣就都沒了。

  還能怎麼辦?

  那就慣着唄。

  別說玩遊戲,就算是逃課陳淑蘭都能昏君一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她活這麼大年紀了,還是第一次這麼溺愛子孫。

  可眼下秦苒打架休學一年了,陳淑蘭又查出來病症,這一次她狠心不管秦苒撒嬌,對方不管用什麼方法,她都打定主意讓對方來雲城上學。

  林家當家作主的林麒就在眼前,陳淑蘭一心想要秦苒在林麒面前落個好印象,她不止一次提醒秦苒別玩遊戲,要在林麒面前好好表現。

  就是……捨不得凶她。

  陳淑蘭發愁,這位是大爺,這以後她不在了誰能治得了她?

  一屋子的人各懷心思,沒怎麼說話,直到寧晴帶着秦語回來,氣氛陡然緩和。

  林麒看到跟在寧晴身後乖巧好看的秦語,臉上的笑暖了幾分。

  一直對秦苒跟陳淑蘭十分冷淡的張嫂,側身迎上去,接過秦語手中的書包,語氣恭謹,「夫人,小姐。」

  坐在沙發上的人包括林麒都站起來了。

  秦苒在陳淑蘭的瞪視下,懶洋洋地站起來,靠着沙發站着,冷冷清清地看向秦語跟寧晴。

  又冷又傲。

  只看了一眼,就低頭看着手機,倒也沒玩遊戲,似乎是在跟什麼人聊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