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狠逆天》[夫人狠逆天] - 001初到雲城(2)

>  「你……你以後不準去網吧!」寧晴看着她這副不務正業的樣子,咬牙,「別不服管,你要是拿出語兒的十分之一,我也不用不着對你這麼耳提面命。林家不是你外婆家,你的一言一行影響着你妹妹,自己不想好,你也別連累語兒。」

  一想到還要去找關係,讓林麒把秦苒弄進高三,寧晴愈發煩躁。

  以秦苒現在這情況,怕是找遍整個雲城,也找不到一個願意收她的學校。

  她當年仗着好樣貌嫁給了喪妻的房地產生意人林麒。

  秦語小時候就極其聰明,長得好看也討喜。

  成績優秀,天賦出眾,從來沒有讓林家人為她學習上的事情操過一次心。

  不管放在哪兒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林家人對秦語滿意的不行。

  寧晴帶秦語嫁到林家自然是高興的。

  可想想接下來要帶着秦苒去林家。

  寧晴連中飯都沒有胃口去吃。

  下午四點,黑色的寶馬停在了雲城林家別墅前。

  「夫人。」開門的是一個穿着藍色上衣的中年女人,見到寧晴後面的陳淑蘭與秦苒,目露詫異。

  寧晴胸口有些悶,她心煩意亂,「張嫂,你帶我媽跟苒苒進去,語兒要下課了,我去接她。」

  秦語一向都是林家的司機接送。

  今天寧晴親自去接,說白了還是煩心,不想在家裡對着秦苒,要出去喘口氣。

  張嫂目送寧晴離開,這才偏頭看向兩人,目光中透着懷疑。

  「老太太,秦小姐,」她上上下下用極其隱晦的眼神掃了兩人一眼,才開口,「進來吧。」

  說著,當先側過頭在前面帶路,在兩人看不到的角度,撇了撇嘴角。

  陳淑蘭一路走過,看到裝修精緻的歐式建築。

  手指無意識的攥着衣角。

  停在大廳門邊,張嫂剛要拿出拖鞋。

  卻看到陳淑蘭就這麼穿着鞋走進大門。

  陳淑蘭腳跨進去後,才感覺到張嫂望着她詫異的眼神。

  她雖然是鄉下人,但一向愛乾淨,腳上跟衣服上都沒什麼灰塵。

  張嫂的目光如芒在背,可外孫女就在身邊,陳淑蘭極力忽視張嫂的視線,挺直腰板。

  她往回走了一步,想要換鞋,卻見張嫂將拖鞋又塞回去了。

  林家客房挺多,張嫂摸不準寧晴現在的態度,將兩人帶到三樓的一間客房。

  在二樓拐角處看到一間半敞開的房子,裏面擺着的名貴的小提琴露了一個角。

  秦苒多看了一眼。

  張嫂瞥秦苒一眼,面無表情地道:「那是二小姐的琴房。」

  秦苒挑着眉眼,懶懶散散地跟在張嫂身後,漫不經心的想着,看來秦語在林家挺受寵。

  樓上的客房挺單調。

  「這是洗手間,熱水器會用吧?」張嫂打開了衛生間的門介紹,彷彿她對面的兩人是山頂洞人。

  秦苒坐在矮桌面上,一隻腿微微曲起,一手隨意撥弄着擺在矮桌上的鮮花,袖子挽了一截。

  露出細白的手腕。

  「二位先休息,需要什麼叫我一聲,我就先下樓了。」張嫂說了幾句注意事項之後就下樓去廚房幫忙。

  她離開後,秦苒鎖了門。

  陳淑蘭看着一塵不染的漂亮房間,略微思索着,好半晌,笑着道:「這位張嫂看起來人挺……挺好相處,以後……你跟你媽,唉。」

  秦苒將背包里的東西往桌子上一倒。

  聞言挑了下眉,沒開口說話。

  陳淑蘭看着秦苒在擺弄自己的東西,也沒打擾她,這個外孫女古里古怪的東西特別多。

  上次一起來看到桌子上擺着的反射着寒意的槍,陳淑蘭着實被嚇到了,不過後來秦苒說那只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槍。

  秦苒曲腿坐在桌子上,擺弄着背包里的東西,一台沒有標誌的筆記本電腦,看起來挺新,也沒有牌子,她隨手放到桌子上,沒去管。

  又拿出一個十分厚重的手機。

  她繼續扔到桌子上。

  她東西一向亂,在一堆物品中挑出了一個白色的塑料瓶。

  拿起來的時候還發出晃動的聲音,裏面是水。

  外面只用黑色的筆凌亂的畫了一個大寫的Q,還貼着一張便簽。

  秦苒將便簽撕下來,上面亂七八糟的寫了一串字符,旁人看來只是一串亂碼,她看了半晌,扔到一邊。

  手中只拿着白色塑料瓶,偏頭看了陳淑蘭一眼,糾結了一下還是塞回兜里。

  不多一會兒,張嫂上來敲門——

  「先生跟大少爺回來了,正在樓下,想要見見二位。」

  樓下,林麒跟林錦軒正在低聲說話。

  畢竟是又要帶一個女兒回來,寧晴沒有這個膽子擅自做主,在衛生院的時候就給林麒打了電話。

  「聽說休學了一年,在原來的學校記了大過,是個刺頭兒,送進一中有點夠嗆。」林麒想着寧晴的請求,憂心的擰着眉頭。

  他原本以為秦語那麼乖,她的姐姐也差不到哪裡去,當時就沒有多問。

  眼下倒是麻煩,林家還從來沒有出過這般劣跡斑斑的人。

  林錦軒眉眼漠然,一手搭在沙發上,歪頭按着手機似乎在跟人聊天。

  林麒說話的時候,他甚至連頭也沒抬,對林麒口中的秦苒興緻缺缺。

  只是在聽到樓梯口動靜的時候,他不經意地抬眸瞥一眼。

  怔愣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