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狠逆天》[夫人狠逆天] - 001初到雲城

  八月底,日頭當空,小鎮熱浪翻滾。

  鎮中心衛生院二樓略顯破舊的門邊懶洋洋地倚着一個女生,她穿着簡單的黑白格子襯衫。

  兩個袖子十分不羈的捲起。

  在往下是一條低腰牛仔褲,有點舊。

  樣貌惹眼到不行。

  護士看到一個男人第三次路過女生時,她遞給女生一根棒棒糖,朝病房內努努嘴,「苒苒,你爸媽來了?」

  秦苒低頭撕開糖衣,長睫微垂,咬進嘴裏的時候,她才半眯着眼睛,「是吧。」

  護士嘖了一聲,「看不出來。」

  說完一句便拿着病歷匆忙離開。

  病房裏面就是秦苒的親生爸媽,寧晴和秦漢秋。

  兩人十幾年前就已經離婚,秦苒一直跟着外婆,半個月前外婆生病,眼下需要轉院,寧晴跟秦漢秋才回來。

  秦苒靠在牆壁上,一隻腿微微曲起,面無表情地聽着。

  隔着門都聽出來寧晴的聲音冷漠十足,「秦漢秋,我媽情況嚴重,我帶她去雲城療養。」

  秦漢秋看向她,不知是諷刺還是其他,目光複雜,「苒苒被學校退學了,寧海鎮沒學校收她,你正好帶她回林家,林家路子多,總會給她找個好學校。」

  「我已經帶了語兒嫁進了林家,你還要我再帶一個拖油瓶?林家人怎麼看我?」就秦苒那樣的,學校想找就能找?

  說起這個,秦漢秋怨氣明顯,「我當初是想帶語兒走,你不要苒苒就要推給我?」

  他們有兩個女兒,秦苒跟秦語,只差一歲,各方面卻是天差地別。

  兩人離婚時為了爭取秦語的撫養權,鬧得天翻地覆,後來還是秦語自己想要跟着媽媽,這一場官司才算打完。

  那時候秦苒沒人要,兩人互相推脫最後誰也不管。

  外婆陳淑蘭看着可憐,一個人撫養了秦苒十二年。

  病房內,寧晴看着秦漢秋嘲諷的臉龐,心中憋了一口氣,比起秦語,誰想要帶一個打架鬥毆的女兒?尤其還是要帶入豪門,動輒就會被人笑話,寧晴心裏千百般的不願意。

  秦漢秋是小時候被拐到他們鎮上的,一個窮小子,陳淑蘭看中了秦漢秋,結婚幾年寧晴就受不了秦漢秋的不上進,他除了搬磚就是工地,寧晴乾脆離婚。

  離婚後寧晴帶着秦語嫁到了雲城有錢人。

  秦漢秋也迅速再婚,跟他現任的老婆還生了一個兒子,日子紅火。

  秦漢秋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寧晴怕他到時候真去林家鬧,那隻會讓她更丟臉,只能咽下一口苦水,不甘不願地帶秦苒回雲城。

  「苒苒,你也」秦漢秋出病房門,看到秦苒,他頓了頓,嘆息,「林家有錢,你跟你媽過去,他們鐵定能給你找個好學校讓你讀高三,說不定以後還能考個大學。」

  秦苒那成績能不能考到大學……秦漢秋也就隨口一說。

  秦漢秋現在要養一個兒子,負擔也不小,城裡的房子還沒買,總要為以後打算。

  來之前他現任的妻子就打過招呼,不能把秦苒帶回去。

  秦苒往後靠了靠,衛生院走廊上沒有空調,悶熱的空氣幾乎凝住。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又冷又燥。

  她並不理會秦漢秋,解開這粒扣子後,忽然眯了眯眼,朝走廊上正對着自己的窗戶看過去,眸子里寒光畢現。

  跟窗戶隔着幾米遠的地方是一間辦公室。

  對面辦公室。

  衛生院最近新來的主任,江東葉。

  江東葉看了眼對面與衛生院並不相配的高定沙發。

  沙發上躺着一個人,指尖夾着一根煙,修長且分明,淡色的煙霧薄薄升起,手臂隨意的搭着,目光似乎凝了半分鐘。

  江東葉順着對方的目光朝外看去,「瞅什麼呢?」

  男人穿着黑色絲質襯衫,窩在沙發上,背靠着沙發,笑,「小腰挺細。」

  他側着頭,鼻樑很高,皮膚極白,半眯着眼睛,極長的睫毛遮住眸底,朦朦朧朧的過分疏冷。

  似乎是剛清醒,聲音低啞偏又帶了不經意的清泠。

  攜裹着幾分清絕。

  「嗯?」江東葉翻了頁病歷,沒聽清。

  抬頭一看,瞧見這風流韻致的顏色,也不是很難理解。

  「沒你的事兒。」倚在沙發上,輕笑一聲,然後開口,「過兩天這邊任務完了你就回京城。」

  「你呢?」江東葉回過神來。

  骨節分明的手指將煙按滅在煙灰缸。

  程雋起身,兩條腿筆直修長,微斂的眸子里氤氳着霧氣,他伸手拍了拍衣服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煙灰,漫不經心的:「有其他任務。」

  寧家的車就在小鎮的衛生院樓下。

  是一輛黑色的寶馬,掛着雲城的車牌號。

  寧晴跟醫生交涉之後,就直接帶秦苒跟陳淑蘭回雲城。

  「林家規矩多,別把你的那些壞習慣帶到林家,聽到了?」寧晴偏頭,揉了下眉心。

  秦苒只帶了一個黑色背包,將包搭在腿上,半眯着眼有些發困,不在意的點點頭。

  曲着一雙又細又直的腿。

  渾身上下一股子混不吝的匪氣,也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進去。

  「有這麼困?你昨晚做賊去了?」在林家做了十二年的貴婦,寧晴現在舉手投足間都是優雅。

  她最厭惡的就是秦苒身上與秦漢秋如出一轍的匪氣。

  秦苒從兜里摸出一副黑色耳機要給自己戴上,不甚在意,「去網吧打了一晚上遊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