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了一身雪》[拂了一身雪] - 第九章 清輝玉臂寒

高二的活動就是多,還有幾天就是班歌比賽了,是關於國慶的勵志班歌。

「宜姐,作為我的姐妹,你必須要幫助我,」王詩琪一副義正辭嚴的表情,絲毫不像是在求人。

「琪姐,你不得鼓動大傢伙嘛,我一個人唱好也不能贏啊!」張心宜分析。

「不不不,宜姐,班歌大家是都會唱滴,但是咱們必須得搞出一些不一樣的來,就是你幫我想想,能不能在唱班歌時加入什麼元素讓他看起來效果更震撼」王詩琪說。

張心宜調動她所有的腦細胞,「我懂,你就是想讓我想幾個手勢,插入到唱歌過程中嘛」。

王詩琪驚喜萬分「還是你懂我,我真的沒有這天賦。」

張心宜笑着說,「放心吧,琪姐,我也是練過舞蹈的,我到時候和小妍商量一下,高一我倆一起參加過藝術節舞蹈」。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小妍有空的機會,她在座位上趴着信筆在書上塗鴉。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小妍和彭佳駿搞對象之後,兩個人天天在一起如膠似漆,根本分不開,現在就連吃飯,小妍都和彭佳駿在一塊,好像彭佳駿比牛肉醬還香。要不是彭佳駿跑到廁所抽煙,還沒機會呢。

「小妍,這不是要班歌比賽了嗎,咱倆想幾個手勢,在唱班歌的過程中插入進去,一鳴驚人」。張心宜坐到小妍旁邊說。

「插入一些手勢?我懂,就和感恩的心似的邊唱邊做的,對吧?」

「對對對」

「這太簡單了,宜姐,分分鐘想出來」。

「我已經想了幾個了,你看看這些做出來合理不」,說著張心宜就做了起來。

「宜姐,這個動作很好,但是這一個我覺得做出來有些不協調」,小妍也是邊做邊表達自己的看法「如果能改成這樣,就很不錯了」。

「對呀,小妍,和你商量真的是我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張心宜激動的說。

「小意思,宜姐。」

正好這時彭佳駿進來了,走到小妍的座位旁,看見張心宜坐在這,便用手勾住小妍的臉,卻盯着張心宜,還勾嘴笑了笑。

小妍向上看着彭佳駿,像是詩人望見風景,眼神再也躲不掉,一寸也挪不開了。

本來還有很多手勢沒說上,但是張心宜覺得如坐針氈,便趕緊和小妍說了一聲回去了。

小妍也沒說什麼,不過張心宜早已習慣這副沉溺愛河的樣子。倒是彭佳駿讓張心宜摸不到頭腦,剛才他那的神情好像在向自己挑釁一般,能夠感受到一股兇猛的氣息撲面而來,他都已經有了小妍,挑釁自己幹嘛?莫名其妙。

「心宜,你在幫班長忙班歌比賽的事啊?」同桌陳莉欣問道。

「對的,我想了挺多手勢,準備唱班歌的時候穿**去一些」。

「我看體班買了兩個大國旗,你覺得咱們也揮揮國旗怎麼樣?」陳莉欣說。

「跟他們一樣啊?其實唱歌就是比嗓門,咱們肯定沒體育生聲兒大。」

「對了,我看藝術生印了個橫幅,估計也是班歌比賽上用的,咱們也必須整點花樣出來。我覺得可以在最後一段的時候,咱舉個牌子啥的。」陳莉欣說。

「哇!莉欣,這是幫了我的大忙了。」

「沒事,這是大家的榮譽嘛。」

中午吃飯時,張心宜打了一份馬鈴薯,這是除了西紅柿炒雞蛋外唯一能咽得下的菜了。

「琪姐,咱們可以在最後的階段舉個牌子,上面寫下中華兒女幾個字,行不?」張心宜問。

「宜姐,你說咱們現在換歌趕的上嗎?夜空中最亮的星唱起來太沒有氣勢了,肯定沒他們的震撼」王詩琪說。

張心宜沒想到竟然要換歌,可比賽已然是迫在眉睫,此刻真的不宜換歌,否則起到的連鎖反應難以想像。

「我覺得現在換歌有點太趕了,肯定不行」張心宜說。

「啊?但是咱們現在的班歌唱起來真的很沒氣勢,我跟別的班都討論過,他們剛開始都沒唱班歌,咱們還是太實在了。」

王詩琪這意思,彷彿影視劇中一群悍匪追人到了懸崖邊上,後方是刀刃利劍唯有一拼,前方是無盡深淵生死難料,進退維谷。

張心宜覺得與其同未知的黑暗鬥爭,不如向已知可控的刀劍拼搏。

「徐少,有一事相求。」張心宜露出一嘴的白牙,笑着對徐靖博說。

「你怎麼也叫我徐少?」徐少問。

「我看他們都這樣叫你啊,我也這樣叫了」張心宜回答,這的確是事實,班裡都傳徐靖博是富二代,紛紛叫他徐少。

「行吧,習慣了,什麼事啊?」他問。

「能不能寫幾個字?」張心宜從桌洞里掏出幾張四方的紅紙,彷彿一張張喜帖,還有一根眉筆,「寫中華兒女四個字,每張上一個字」。

「這眉筆還能代替毛筆,妙啊」徐靖博讚嘆不已,「橫着寫還是立着寫?」

「這都看你」張心宜說。

這都看你,張心宜不喜歡以自己的標準來限制和要求別人,尤其是在別人擅長的領域中,只有其放開了手腳,才能一展他最好的風采。

俯仰之間,四個大字已然書寫完成,不愧是練美術的,毛筆字拿捏的也是恰到好處,幾個黑漆發亮的字立在紅紙之上,正如人的五官之於臉龐,精緻舒展,讓張心宜讚歎連連。

「哇,你好厲害!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沒什麼,畢竟也是學過幾年的,這些對我來說也就是家常便飯。」徐少淡然的說,眼眸如水。

張心宜不敢多看,這張臉若是放在古代恐是要魅惑眾生,於是道謝後就轉過頭去。

這下該動的心思幾乎全部完成,就差長久的練習,不斷的與班歌融合了。

班主任破天荒的沒占體育課,還和體育老師一起在操場,給班裡調整隊伍。

操場的草坪清新,跑道乾淨。張心宜乎天天來操場,可正午的操場卻那麼陌生,空曠的跑道反倒違和起來,宛若莊嚴肅穆的老者靜靜的闔眼小憩。

現在班級還沒有一個完整的隊形,任建軍所以特地來整隊。

一開始特別混亂,按早上跑操的隊形站顯得高低起伏雜亂無章。

張心宜在女生里身高還算出眾,被排在了後面,而她也是最早的有地方站腳的人之一,也算忙裡偷個閑。

「褚豐年,小個子你就別往後邊竄了」,「你往這邊走走」,「要不你倆換一下」…

身高按高矮站,還算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