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了一身雪》[拂了一身雪] - 第六章 打野

終於回來了,望着雪白的大床,張心宜一種和老友久別重逢的感覺。

她把書包一甩,就跳到床上,柔軟的大床直接把她全身包裹起來,好像在雲朵里暢遊。她把手機開機,然後翻了身望着天花板,只覺得身心俱疲。

太久沒回家,她很長時間沒體會到這种放松的感覺了。他感覺置身於與世隔絕的高山腳下,空氣清新風景秀美,這裡沒有試卷和作業,也遠離喧囂與嘈雜。

媽媽敲敲門進來了,「來,剛切好的水果,可算回家了,想死媽了。」

張心宜覺得有人入侵般,機警的坐了起來,打量了一下水果盤,「怎麼沒有草莓啊,我想吃草莓。」

「哎呦,忘了忘了,下次給你買。」媽媽柔聲道,然後想開口說些什麼。

張心宜趕緊跳下床推着媽媽,「哎呀我剛放學想一個人待會兒,媽媽…」。

然後砰一聲門被關上了。

每次一回來都要問一堆問過無數遍的問題,但是總不記得我愛吃草莓,哼。

張心宜又躺在床上,手機開機叮叮叮的響個不停,他開屏一看,第一條信息是QQ的新好友提示。

剛一同意,就發來一條消息。

「到家了嗎?」

她看着這個頭像,左下角顯眼的百度水印,模糊到看不清楚,顯然是幾百年前的頭像了。

誰呀這麼土,這是張心宜的第一感覺。

「你是?」

「你爹李堯」

張心宜心想,行,我現在不跟你計較,你等着到學校的,看我不整死你,然後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張心宜想起晚自習的時候,教室里靜的只有翻書聲,同學們都是麻木的學習機器,李堯卻在無聊的時候來戳戳張心宜,騷擾一下她,和她扯一些有的沒的,不過往往是只要李堯有一點點的勝負欲的流露,張心宜就會小小的懲罰他一下,李堯就小聲的喊着痛就安分了。

李堯又發來一條消息,張心宜點進去一看,一個GIF表情包,張心宜此時在心裏翻了一百個白眼,沒回他。

她翻着淘寶,映入眼帘的是各色裙子,她喜歡穿裙子,讓她覺得乘着五月的風,輕飄飄的悠然而落。最終選了一個天國少女的紅色長裙,直接下單。

李堯又發來一條消息,她點進去看,「今晚打王者榮耀嗎?」

張心宜已經和王詩琪約好了,她就問,「我再帶上琪姐」。

過了一會兒,李堯來信息,「那我叫上豐豐」。

豐豐,張心宜聽到這個稱呼,在心裏笑的翻來覆去,這倆人關係一定不尋常,有機會必須八卦一下。

吃過晚飯後,張心宜拿起手機,李堯又來了一條新消息。

「吃完飯了嗎?我和豐豐在遊戲房間等你。」

她先沒回消息,切換到了王詩琪的聊天窗口,「琪姐,吃完飯了嗎?打遊戲了」

「你在我家安監控了?我剛拿起手機不到三秒!」

張心宜只能感嘆她們倆太有默契了,然後給李堯發了一條這就上線的消息。

一進入房間,發現李堯和褚豐年的頭像一個是湯姆貓一個是傑瑞。這瓜都甩面前了,我不得不吃呀,張心宜八卦心切。

「你們兩個這頭像怎麼回事」張心宜問。

「沒什麼事啊。」李堯語氣平淡,彷彿真的沒什麼事。

張心宜覺得是他不想說,不過她在心裏已經十分篤定了,也就沒再說什麼話。

因為段位不匹配,她們打的匹配,她看着褚豐年是王者段位,李堯是星耀,而琪姐黃金,自己是鑽石。

她隨口說一句「褚豐年竟然是王者?看不出來嘛!」

褚豐年嘿嘿一笑,「中單法王,萬戰婉兒,請求出戰」。

「全是和別人五排帶上去的,實際菜的要死,你看我打野帶飛。」李堯用一種不屑的語氣說。

王詩琪和張心宜哈哈大笑,男生總是愛爭個高下,尤其是在遊戲上。既然在段位上沒比過,只好說自己在手段上光明磊落。只剩褚豐年在那無力的辯解。

選英雄階段,張心宜選出了妲己,這是她最拿手的英雄,她喜歡妲己的美麗而又簡單粗暴。張心宜為妲己買了好多個皮膚,曾經還有個銅標。

以前他總和琪姐打遊戲,琪姐玩的很菜,但是她倆總是很快樂,有時候玩些抖音上的套路,有時候和對面聊天,但是有時候會被罵,還不能拿出戰績反駁,於是張心宜挑了幾個英雄瘋狂練習,最終修鍊成了現在的妲己。

琪姐拿出了莊周,因為她只會玩莊周和亞瑟,而因為褚豐年玩了呂布走上路,她只好輔助了。

李堯選了一手孫悟空,他說「大家擦亮眼睛,看我新獲得的幽冥火。」

進入遊戲,一聲全軍出擊讓張心宜精神緊繃,開局前褚豐年說他要玩中路,但是讓給了張心宜,她對自己的妲己還是很自信的,絕不能讓他們說自己是一個遊戲技術差的女孩。

對面是安琪拉,張心宜暗笑。安琪拉也是她拿手英雄之一,對安琪拉的技能了如指掌,不由得心生一股自信。

四級之前相安無事,沒想到四級之後,中路竟然開派對一樣來了很多人,對面的打野和上路都來了,她躲在塔下,喊着請求支援。

「可惡啊!對面來了這麼多人,你們快來幫我」

「我來了我來了,我在草里,你稍微出去放個技能,把他注意吸引過去。」李堯說。

張心宜操縱妲己往前走了一點點,果然對面蜂擁而上,她手忙腳亂,趕緊把閃現用了逃命。

「看我看我!」李堯喊到。

只見李堯的孫悟空一個大招把三個人擊飛在塔下,光速敲了三棒子,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豪取三殺。

褚豐年毫不吝嗇他的讚美之詞,「哇!太厲害了,這就是國服打野嗎?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張心宜聽着這倆,覺得好油膩啊…不過心裏也覺得李堯的打野不錯。

有了優勢,她開始大膽起來,清完兵線穿過河道去支援。路人的射手玩的中規中矩,可是輔助是琪姐,一個新手莊周,所以對面壓的非常厲害,步步緊逼。

這卻給了張心宜可乘之機,她徑直穿過河道。對面正壓下塔下猖狂,沒想到草里出來個妲己,打了個兩麵包夾之勢,對面射輔二人在妲己的魅惑下雙雙歸西,張心宜拿下雙殺。

「可以啊!看不出來嘛」,李堯誇道

「切,我妲己有操作的,可別小看人。」張心宜說。

一番猛攻之下,對面只剩三座高地防禦保護塔了。張心宜覺得自己裝備已經成型了,而妲己又可以一套秒人,就在對面高地塔下徘徊,想等對面露出破綻,直接一套要他命。

不過對面也是非常保守,反覆出現在張心宜視線里卻恰到好處的在技能範圍外。這讓張心宜心裏有螞蟻在爬一樣難耐,她必須找個機會秒一個人,不然實在不解恨。

「別浪了,我開條龍咱們一波強上高地,直接推」李堯指揮道。

張心宜也很泄氣,對面清兵很快,還在塔里逡巡不前,於是發了個收到,要去龍坑支援。

結果這個時候對面沖了出來,張心宜大吃一驚,沒想到對面突然這麼猛了,她趕緊使用閃現逃命,說著「救我救我!」。

「哎呀,真不聽話,我來了,撐住」。李堯說。

此時對方追妲己的幾個人移速不一樣,陣型十分散亂,褚豐年的呂布一個大招跳了過來,竟然擊飛了三個,還分割了戰場,李堯也在此刻趕到,打對面個措手不及。

「團滅了!團滅了!一波一波」李堯激動的喊道。

這場團戰下來,對麵糰滅,張心宜這邊只有她陣亡了。看着他們嗨的不行,她心想:快樂是你們的,受傷的只有我。

「喲,妲己你怎麼死了」李堯說。

這一句話李堯踩到了地雷,張心宜喊道「那麼多人殺我一個,我很無語啊!沒我的犧牲你們能贏嗎?」

「好好好,你的功勞」李堯說

「Victory!」

不出意外,這把遊戲MVP是李堯,金牌打野。

金牌打野,這是實力的象徵,李堯也因此證明了自己,他之前誇下海口說必定帶飛,張心宜還半信半疑,以為他在吹牛。

「你這打野還不錯嘛!」張心宜說。

「那是當然,我早和你說我帶飛。」李堯說。

張心宜翻個白眼,不過別人都看不見,她這局的體驗感在最後一波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