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了一身雪》[拂了一身雪] - 第3章 平地起波瀾

這天的晚自習又是班主任任建軍看,他到教室後首先宣布了一件事。

全班大換位。

「同學們,咱們班四十八個人,分成六組正好八組,我在辦公室已經分完了,就按咱們這次考試的成績排」任建軍說。

同學們都彷彿遭雷劈了一樣震驚,大家本來是自己選的位置,都很中意,所以對於這次意料之外的換位猝不及防。

「琪姐,我捨不得你,沒法和你上課說悄悄話了!」張心宜說

「宜姐!我會想你的,嗚嗚」王詩琪說

琪姐分到了一組。想想也知道,既然琪姐考了全班第一,那麼就該順理成章的分到一組。

可張心宜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在最後一組,八組。彷彿是老師知道她成績倒退,刻意給她的懲罰一樣。本來張心宜心情已經有一些好轉,現在又降到了低谷。

彭佳駿又來了,他剛才把人都推搡開,把他的桌子拖到教室最後面,然後直接往張心宜這邊過來了。

看着彭佳駿高大的身軀橫在她面前,張心宜有些無奈,「你又要幹什麼」。

「幫你搬桌子呀」彭佳駿用一種沒心沒肺的口氣說。

「我說了不用啊」張心宜說

彭佳駿也沒管張心宜說的話,直接把桌子搬到了靠窗那一排最外邊,「你坐外邊,我也坐你這邊,咱們挨着」。彭佳駿笑着說。

張心宜的心現在宛如一顆從山崖落下的巨岩,不斷的在顛簸中加速衝刺,到達崖底摔成了無數塊小礫石。

八組在最角落靠窗的位置,風景這邊獨好,她把桌子搬到了這裡。。

張心宜很感謝彭佳駿,但是她想和彭佳駿保持點距離,於是她和同組的商量,坐到了靠窗偏裏面的位置。

彭佳駿看這番情景,他臉上掠過一絲陰雲,更像一個憋久的火山,他沉默着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張心宜擔心火山噴發後的岩漿把大地凐滅,只好對他笑笑「我只是覺得這個位置看黑板很清楚,沒別的意思」

彭佳駿看了一眼張心宜,沒回話,翹着二郎腿,用手支着頭望向別處。

張心宜卻多愁善感起來,看這情形真的是喜歡我,怎麼辦呀,但是我也沒說的太過吧?

她現在心情就像一個翻滾的線球,想要復原卻更加紛繁雜亂。

現在她有了一個新同桌,陳莉欣。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後桌,是李堯。

陳莉欣說「張心宜,你怎麼了,在為彭佳駿纏着你的事發愁呢?」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張心宜只點了點頭。

「你不用太傷心,我早認識彭佳駿,他眼裡沒有真的喜歡,所有東西都是打發時間罷了,他從來就是不學無術的人」陳莉欣小聲說。

張心宜聽了,覺得彭佳駿的確很不學無術,她必須要和他保持距離。

「比起這個,你教教我英語吧,你作文沒寫完還考一百零一呢,太厲害了吧!」陳莉欣說。

張心宜露出一份自信的笑容,英語是她的拿手好戲,初中英語競賽她可是拿了一等獎。

「沒寫作文也考了一百多?這真的是人類嗎」在陳莉欣後面的小胖子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語氣說。

「這次摸底出的簡單」

張心宜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臉上像是綻開了一朵鮮艷的紅花,蕩漾出美麗的芬芳。於是陳莉欣和小胖子都爭着要張心宜講英語題。

當張心宜給他們講解時,陳莉欣和小胖子彷彿在看一個神仙,這詞彙儲備絕不是凡人擁有的,都紛紛對她露出崇拜的表情。

小胖子猛的一拍李堯的後背,「李堯你幹啥呢,你英語都成這樣了,你不來聽聽?」

李堯撓了撓頭,「啊?那我聽聽」,他把剛才看的書放到書桌里,也湊了過來。

張心宜也沒在意,就又講了起來,中間穿插着各種語法句式,固定搭配,讓剛湊過來的李堯也加入了崇拜者的行列,向張心宜投去不可思議而又讚美的目光。

「我去,張心宜你太厲害了,我感覺你跟老師沒有區別了,要不你去教英語吧,真是膜拜呀」小胖子說。

「別這樣,其實我就英語比較厲害,我現在特別發愁我的數學呢」張心宜說。

小胖子一把攬着李堯的脖子,「數學?李堯數學特別牛啊,高一數學全校唯一的滿分,我們班主任當時神氣壞了」。

李堯尬尷的笑笑,嗯了一聲。

張心宜聽了感覺很驚訝,問李堯「這次你考多少?」

李堯白了小胖子一眼,說「這次…沒考好」。

小胖子豪橫的拽過來李堯的卷子,遞過來,「他剛才還研究呢,看,九十三。」

張心宜的目光變得和剛才小胖子他們一樣了,要知道,雖然這次說是摸底考試,但是準備匆忙沒有模擬高考,滿分是一百二十分,而像唐人一中這樣的師資不強的學校,一百分以上的人幾乎絕跡,李堯考九十三?張心宜看了看自己四十多的卷子陷入沉思。

並且這種震驚是英語成績九十多不能比的,因為選的歷史是偏文的項目組合,所以張心宜他們班女生比較多,英語成績普遍偏好。和別人拉不開太大的差距,九十分的大有人在,而數學就不一樣了,個位數的都有幾個,九十分可以成為神明了。

李堯還是一樣的拘謹,只是問了問哪個題需要講。

張心宜有些納悶,她曾經在操場上看見過李堯打乒乓球,那個樣子特別自信,還很自然地和旁邊的人有說有笑,彷彿一個正在點兵的將軍,不知道為什麼在班裡就變了個人似的,難不成他有雙重人格?

此時李堯已經把題講完了,又問道「還有別的要講嗎?」

張心宜一詫,自己根本就沒聽進去,只能尷尬的笑一下,「不用了,你講的很明白」。

班主任任建軍敲了敲桌子,「大家說話可以,都別聊天,和八組學學,剛考完試,不知道改改卷子?」

莫名其妙被誇了,張心宜還有些小激動。當人的某些行為被誇讚的時候,就會把這種行為繼續下去。張心宜開始專心致志的看卷子。

她突然想到,自己在組裡應該是第二,李堯和小胖子都很偏科,剩下的兩個也不太行的樣子,組裡一號應該就是陳莉欣了。

她把頭往右歪了點,小聲說「陳莉欣,你考多少分?」

陳莉欣一說成績,張心宜又遭受打擊了,她考的也很高,竟然這樣低調,看來還是要謙虛啊,不能隨便被誇就飄飄然了,張心宜想。

夏天的夜總是姍姍來遲,一節晚自習過去了,夜空才披上黑色的外衣。

第二節晚自習,班主任又敲了敲桌子。張心宜覺得,只要班主任敲桌子有事發生。只見班主任緩緩開口,「咱們卷子都改的怎麼樣了,趁着走讀生都在,咱們把班委都選出來」。

果然不出所料,班主任晚自習必有大事發生,張心宜心想。

而班裡人早已經沸騰起來了,甚至還有站起來揮手拉票的。

班主任維護了兩次課堂紀律,同學們的熱情才漸漸的平靜下來。班主任淡淡的說:「這兩天都是王詩琪在代理咱們班的業務,我說讓他當班長,咱們沒有人會不同意吧?」

「同意!」全班人都大聲的說,其中張心宜喊的最歡。

張心宜真心為琪姐高興,琪姐在高一就是班長,幫班級爭到了優秀班集體。

「那麼我們現在就來競選體育委吧,有誰願意當體育委的?」

彭佳俊大步流星,直上台前,彭家駿走上去的時候還給張心宜挑了下眉。還有另一個男生也走上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