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少爺來追我》[富家少爺來追我] - 第8章 陰謀(2)

>「小姐,溫少爺來了,夫人要你趕快起床收拾呢。」因子看着自家小姐一臉愁容,也不忍心叫她起來,可是也沒辦法。

「我知道了,我一會就下去。」扶搖揉着太陽穴,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炸了。

「一年多沒見,伯父還是玉樹臨風,帥氣逼人啊。」溫品笑盈盈的看着扶萬里,眼睛深處卻毫無波瀾。

扶萬里看着自己的大肚子,深知眼前這小子是在嘲諷自己,卻也沒辦法。

「伯母也是,依舊美艷動人,絲毫沒有老。」溫品喝了一口保姆上的茶,滿意的靠在沙發上。

這話換做別人說出來,陳湘肯定願意聽,可是從溫品嘴裏說出來立馬變味了,好似溫品天生就不會夸人一樣,或者是,溫品故意挖苦他們。

「阿品這次來多留幾天吧,我聽你伯母和阿搖說你去千雲了,平時也見不到,在一起敘敘舊什麼的。」扶萬里使勁和溫品拉近關係,雖說這孩子是自己看着長大的,但是總感覺溫品像一條蛇一樣,捂不熱,總是冷冰冰,甚至還帶着敵意。

「伯父,學業更重要。」溫品微微低頭表示歉意。

「哈哈哈哈哈哈是,對於你們來講,學業更重要,你和扶搖可要一起好好努力,這樣才能把咱們的產業越做越大。」扶萬里實在是被溫品說的話堵得沒辦法,只能轉移話題緩解尷尬。

「伯父。」忽然溫品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父親從小教導我:『人之物,不成人。』別人的東西未經同意,永遠不會成為自己的。家父從未說過,自己和伯父家的產業是一起的,怎麼能叫,咱們?」

客廳里的溫度急劇下降,扶萬里的臉都快拉了下來,但是礙於溫年山的面子,只能忍氣吞聲。「這不是你和阿搖有婚約嗎,兩家聯姻才能讓產業越做越大。」扶萬里見扶搖還沒有下樓,都快急眼了。「小姐怎麼還沒起床,快去叫她啊。」

「伯父,你覺得婚約這個東西有用嗎?」溫品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見扶萬里一臉震驚,又坐了下去。「古時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也只是對女子,而非男子。如今都什麼年代裏,無憑無據的婚約,卻要我來遵循?」溫品冷眼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從小到大,他不是看不出來扶家是什麼意思,扶家一直依附着溫家,若不是自己的父親幫助,恐怕扶家早就破產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現在已經想着靠聯姻把溫家的資產也變成自己家的。

溫品冷笑一聲,自己的那個父親也是沒腦子,看不出來扶萬里的心思,扶萬里都快端着算盤坐在溫年山的床上打了,溫年山還是察覺不到。

「阿品,你誤會你伯父了,他不是這個意思,你和扶搖從小長大,你們的感情自然不會差。」陳湘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扶萬里。

僵持了許久,因子從樓上下來,走到陳湘身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