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珠珠李歡平安》[風雪珠珠李歡平安] - 風雪珠珠李歡平安第5章  

阿爹參軍後平安越發懂事起來,每天幫着娘洗衣做飯,還承擔了照顧阿兄的責任。
阿爹每個月總會寄錢回來,那天便是平安最快樂的時候。
平安十二那年阿爹已經在軍里有不小的威望,恰逢他們行軍經過老家,阿爹便摸黑從牆上翻進了院子里。
我一翻進院子里,就瞧見個小姑娘愣在院子里。
七年沒見,可我一眼就知道那是我們家平安哪。
和小時候一樣俊。
阿爹咂摸着嘴,也不知道回憶起什麼來。
平安,我是……七年未見,阿爹見着平安舌頭便打起結來,激動得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阿爹小心翼翼地朝後退了兩步,生怕自己嚇到了平安。
平安的大眼睛忽然蓄滿眼淚,叫了一聲爹就撲進他的寬厚懷抱里。
嗚咽嗚咽的,和小貓似的。
真捨不得啊。
可阿爹還是走了,趁平安睡下,親了親她的額頭,然後抱了抱阿娘,頭也不回地翻出了院子。
第二年阿娘就生下了我,阿爹來信說這孩子叫李歡吧。
可惜生下我不到半年,阿娘便走了。
這樣說來,我和阿兄其實都是平安看着長大的,不過十三歲的孩子,卻已經是兩個娃娃的奶媽子了。
阿兄告訴我說我是在平安背上長大的。
小時候一瞧不見平安,你總是哇哇地哭。
平安只能一邊背着你,一邊去河裡洗衣,去廚房做飯。
現在想想,平安真不容易,她自己還都是個孩子。
阿兄感嘆着。
是啊,她自己都是個孩子,可她從來沒餓着我和阿兄,與同齡人相比,我和阿兄是穿着最整齊、臉上肉最多的小孩。
可平安與同齡人相比,她的手是裏面最粗糙的那個。
阿兄曾問過平安委不委屈。
平安淡淡地瞥了一眼拿着一堆破木頭當寶貝玩得正歡的我沒說話。
那堆破木頭是平安兩歲那年阿爹親手給她做的玩具,木馬、輪船、長槍······輪到阿兄的時候這些玩具已經蒙上一層灰。
等到了我,便只剩一堆散架的破木頭。
阿姐是唯一一個在阿爹膝上長大的孩子。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