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搖曳》[風情搖曳] - 002 過往爛的細碎

  姜鈺的話,是實話,卻挺讓陳洛初尷尬的。

  她只好自己替自己打圓場:嗯,早不在一起了。不過沒有告訴家裡長輩,麻煩各位幫暫時忙瞞着。

  發完這條信息,又接連發了幾個大紅包,總算把話題給揭了過去。

  溫湉這才出來跟大家打招呼,言辭之中透着點羞怯。

  姜鈺的姑娘,沒有誰敢怠慢,大家都挺熱情,都在說玩笑話,幫她放鬆。

  溫湉到底還是一個充滿年輕活力的小姑娘,很快跟大家打成一片。

  陳洛初看這會兒沒人注意力在自己身上,退了出去,沒再看群消息一眼。

  -

  等到了家,稍微理了理東西,陳洛初就去洗了澡。

  從洗手間里出來時,陳英芝已經在她房間里坐着了,說:「你於阿姨讓我喊你過去吃晚飯。」

  陳洛初說好,折回衣帽間找了條裙子。

  陳英芝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問道:「你跟阿鈺在一起三年了,還沒打算定下來?」

  「他不會娶我的。」她頓了兩秒,拉上裙子拉鏈。

  陳英芝以為她還記着姜鈺說的不婚主義這事,好聲勸道:「你也別妄自菲薄,都鬧成那樣了,你倆還能在一起,說明他心裏有你,早晚會跟你妥協的,你得自己把握機會。」

  機會也得有人給。

  陳洛初抬了下嘴角,沒說話,只默默的打開房間門,然後就聽見樓底下有交談的聲音,她往下掃一眼,看到了姜鈺,他在跟她的姑夫談最近的股市。

  他正講着話,一偏頭就看到她了。姜鈺盯着她看了兩秒,彎了下嘴角:「媳婦兒。」

  陳洛初:「嗯。」

  「我一回家,我媽說你要來,我就過來接你了。」他不像剛剛還在聊正事的精英男,更像舔狗在求表揚。

  大概只有陳洛初知道,他在背後有多疏離。求婚失敗那次,她聽見過他跟朋友說,陳洛初我都睡爛了,我現在看見她都膩,怎麼可能跟她結婚。

  陳洛初收回思緒,說:「走吧。

  陳英芝皺眉說:「你話也太少了。」

  姜鈺就在邊上煽風點火:「是啊,姑姑,她現在總不搭理我,都四個月沒回過家了,平常也沒有一個電話,害我總多想。」

  她不確定他是不是開始未雨綢繆,裝深情人設,到時候好把分手的鍋全部甩到她身上。

  陳洛初斂眉,一副溫和樣子,卻沒有開口辯駁。

  男人看看她,頓一下,牽住她的手,拿過她的包,又補充一句:「不過沒事,都是我媳婦兒了,想走也走不掉,去哪我都得一起。」

  -

  陳洛初到門口,就抽出了被姜鈺握着的手。

  他也沒在意,只說正事:「今天我媽估計得逼婚,我拒絕她會生氣,得你看着辦。」

  這是要她唱這個黑臉。

  陳洛初覺得談事就得把條件擺出來,光明磊落的談:「以後在長輩這邊,談個價錢,我才給你辦事。拿錢辦事,你女朋友也不會多想。」

  她缺錢,總問姑姑拿錢,很多時候開不了口。拿了錢,以後要她背鍋,她也就背了。

  「行啊。」姜鈺在沒人的時候,一如既往的疏離,「以後每個月我都把錢打你卡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