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情搖曳》[風情搖曳] - 001 有一種貌合神離

1 有一種貌合神離

陳洛初這次回去,正好撞上了喝醉的姜鈺。

他閉目躺在床上,床邊還坐着一個女人,長得挺好看,在細心的替他擦臉。

女人看到她,臉上流露出幾分尷尬,聲音也有點拘束,小聲的說:「陳小姐。」

陳洛初看着她年輕的臉,淺笑問:「昨天他在好友群里說想結婚了,指的是跟你吧?」

女人慌忙搖頭:「不是不是,你是他女朋友,他說的當然是你,我沒有這個本事的。」

陳洛初不知道女人是不是裝傻。

一年前,她跟姜鈺求過婚的,三次,他全部拒絕,最後他說自己是不婚主義者,叫她別再費心思。

陳洛初不信邪,還用跳樓逼過婚,結果姜鈺根本就懶得搭理她,鬧得挺難看的。

這事當時還是個笑話。

陳洛初也不管女人是不是真心不知道這一茬,客觀的說:「能讓他收心的,你是第一個。」

女人不安道:「陳小姐,我不會跟你搶。」

陳洛初沒說話。

她跟姜鈺上次見面,是四個月前的家族聚餐,兩人人前說笑,私下一句話都沒有。

上上次,則是一年前她跳樓。那天他在她病房裡待了五分鐘就要走,她哭得歇斯底里,姜鈺假模假樣的哄了她兩句,還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那以後,姜鈺開始斷了跟她的聯繫。跳樓太極端,一般人都不會想跟一個瘋子有牽扯。

如果不是因為家裡長輩關係好,兩個人估計已經沒有往來。

今天姜鈺喝醉也挺好,她能拿完東西就走。

陳洛初對這棟別墅已經不熟悉了,所以她不知道自己的車鑰匙放在哪。

跟姜鈺在一起那兩年,一想就能想起來的記憶,好像只有做-愛,其他都開始模糊了。

陳洛初打算去書房找找,路過卧室時,看見姜鈺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正緊緊的抱着那個女人親密的喊媳婦兒。

女人整張臉都是紅的,樣子很羞。

她不想打擾他們,但她今天有正事,所以朝姜鈺開了口:「我的車鑰匙放哪了?」

男人聞聲睜開眼。

姜鈺看見她的同時,抱着女人的手鬆開了,原地站了兩秒,揉着太陽穴進了書房,很快拿出一盒的車鑰匙。

陳洛初想,可真富。

「能開車了?」他客套了一句。

這句話讓陳洛初沉默了幾秒,跳樓確實給她造成了不小的後遺症:「能了,最近找了個銷售的工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