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輕花落早白冷雁小說》[風輕花落早白冷雁小說] - 風輕花落早白冷雁小說第8章(2)

r>他們六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經走到了末路。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短短八字,再無一絲溫情。
沈峰將白冷雁打入了死牢,絲毫沒有顧忌過往情分而手下留情。
入夜。
死牢鐵鎖被人打開,沈峰踩着靴子走了進來,手中提着柳大夫的人頭。
白冷雁將五指蜷緊,再也不願看他一眼。
「怎麼,沒給你姦夫留個全屍,就這般臉色?」
沈峰坐下,將那人頭隨手扔棄到一旁。
白冷雁心痛到已經木然:「孩子不是我殺的,我找柳大夫只是為了看病。」
「看病?
我看你得的是空虛寂寞的病!
全京城那麼多老大夫你不找,非找個細皮嫩肉的男人!」
沈峰冷漠的口吻不帶一絲感情,每一個字像利刺般尖銳,一根根扎進白冷雁心頭最柔軟的地方。
她看着他,涼意已深入骨髓:「沈峰,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嗎?」
沈峰一愣,沒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一個女人能有幾個花一樣的六年?
我把此生最好的年華都給了你,卸下戰袍與你同甘共苦不離不棄!
六年感情你在外沾花惹草了多少次,我說過你什麼嗎?
憑什麼我找個年輕大夫看病你就要殺人……」白冷雁嘶聲說著,字裡行間儘是滿滿的怨念。
她的話還未說完,沈峰便一巴掌直接打斷了她。
這一耳光,打得白冷雁發懵,連帶着耳朵都嗡嗡作響。
「我天天忙打仗,找女人逢場作戲解悶固權怎麼了?
倒是你,在府中活得像個金絲雀一樣還不知足!」
「說了讓你做孩子母親,你卻狠下殺手!
別的將軍夫人都是希望自己的男人開枝散葉,你反而是希望我斷子絕孫吧!」
沈峰惱羞成怒,直接拽着白冷雁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白冷雁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後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塊硌得生疼。
在沈峰橫衝直闖而入時,她痛得連瞳孔都開始渙散。
「我恨你。」
她終於,再也愛不動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