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陪》[奉陪] - 第004章 耳環(2)

把眼光放在娛樂圈,最後通過了帝江娛樂的面試,可以參加練習生的培訓。

  練習生時期沒有錢,她便要兼職幾份工作去賺錢。

  隊員盧曼把她拉到一邊:「我今天大姨媽來了不能喝酒,你能不能替我去一去聲色?」

  她瞧見宋姝音猶豫神色,繼續說道:「我出的高端的場子,客人都很好的,不會隨便揩油,你就陪着喝喝酒聊聊天,小費給的還多。」

  宋姝音抿着唇不說話,着實是上次去聲色的體驗不太好,但是有錢誰會不去賺呢。

  盧曼求她:「求求你了,今天缺了人,我怕是再也不能去了,再說碰上好的,說不定也能給自己找個金主不是。」她們混娛樂圈的,有靠山和沒有靠山,那真的是天差地別。

  宋姝音想起來宋家人的嘴臉,給他們賣了還不如自己把自己賣了,最後終於是點了頭。

  可是她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程慎把宋家逼成那個樣子,無非是要得到她,怎麼會沒有動靜。

  程慎一邊打聽是誰平的事,一邊還從她身邊的人入手,這不,盧曼就把她坑到了這裡。

  一進去,陪酒的女郎全是跪式服務,她站着很是突兀。

  程慎看着她端着的樣子氣不打一處,有人幫她平事,肯定上了別人的床,他的如意算盤沒打成,只怪她浪蕩。

  程慎一個杯子砸過去,擦過她的額頭,酒水潑了她滿臉。

  她吸了一口氣,看一看門裡的保鏢,知道今天不好逃,心頭隱隱打顫,但也只能好好跪着,溫溫柔柔的模樣,給程慎倒酒。

  加冰的服務生出來,門關上的瞬間,讓門外的人瞥見了這一眼。

  江韞大步不停,繼續向包廂走去,只有一旁的彥楚楚感覺氣場瞬間就冷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