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陪》[奉陪] - 第004章 耳環

  顧惟川眼尖,看見江韞衣服上勾着的珍珠耳環,揚了揚眉:「睡了?」

  江韞剛打入一個桌球,懶懶開聲:「沒什麼意思,不會伺候人。」

  顧惟川又打趣道:「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小白蓮還有點心機呀。」

  江韞這才把耳環摘下來丟開,目光隱含威脅,顧惟川一抖,腆着笑臉說:「我肯定死守,絕對不會讓你們家那位知道。」

  江韞一桿清桌,形形**女人見得多了,男女那點事,對他來說也不過是調劑,見色起意,睡了,也就僅僅是睡了而已。

  一旁的彥楚楚歡呼捧場,她是聲色的頭牌,賣藝不賣身,他們那一圈可誰都看得出來,她每次看向江韞的眼神都直白得很,就等着有一天江韞能動她。

  她這樣的身份是不求進江家的,只要能陪在身邊也好。

  從來沒有聽過江韞在聲色碰過哪個女人,原本以為自己這樣的,等多久都沒戲,今天可好,他破了例,她盯着煙灰缸里的那隻珍珠耳環,暗自琢磨,江韞到底喜歡什麼樣的。

  凌晨兩點,宋姝音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只拎了一個行李箱就出來了。

  顧柔停着車在外面等她,宋姝音站在門口許久,最後撿起一塊石頭狠狠砸向了宋宅的玻璃。

  顧柔接上她,自小的閨蜜,她知曉宋姝音的難處,也知道她從小的脾性,她一直都溫溫柔柔的,這一下可以算是她最出息的一次了。

  顧柔有意留她,可她知道花顧柔的總不是長久之計。宋姝音第二天就去醫院給母親辦理了轉院手續,她用之前在國外打工的錢租了房子。

  接着便是往外投簡歷,她大學沒畢業就被逼回來,憑藉自己的技能和學歷很難找得到高薪的工作去負擔母親的醫藥費。

  她只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