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8章 幾分薄面(2)

未曾熬到封后大典就病死在中宮,之後姨母憑着母家榮耀,成了繼後,穩坐後位二十載,
若非如此,今日的她就是這中宮之主。
她的母家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自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我的眼神掃過她,又掃過眾人,揮揮手,讓她們繼續教習。
我坐在一旁,教丹青的先生重執手中的畫筆,在宣紙上舞弄筆墨。
底下的人見着我在,都收斂了些,一言不發的看着先生作畫。
招手喚來齡芝,我讓她附耳過來,在她耳邊輕聲說,「今次的秀女,太后屬意哪幾位小姐。」
「回娘娘的話,太后說現今不太平,兵部尚書之女應書鳶需留下,以安尚書大人的心,汝安侯之女,榮郕王之女。」
齡芝頓了一下。
齡芝的面上露着幾分為難,「還有丞相之女,得給丞相幾分薄面,自是要給個不錯的位分,但白小姐自小驕縱慣了,宮中的生活怕是不適合白小姐。」
太后話里的意思已十分明顯。
丞相之女身份尊貴,自是配的上皇上,但白家和鳳家同朝為官,一文一武,勢如水火,太后斷然不會讓白家的女兒在後宮得意。
還有這個應書鳶雖是假的,但得好好保着,唯有她安然在後宮,兵部尚書才能安心效力。
「好。」
我點點頭,讓齡芝退下。
約莫過了一炷香,先生放下手中的畫筆,把畫作放在眾人面前,供眾人欣賞。
我抬眼看去,霎時被吸引了注意,久久不願離開視線。
我從未見過如此景色,同畫中的不同,同書中的也不同。
入天的瀑布栩栩如生,我雖未親眼見過瀑布,但也見過畫中的瀑布,但這副畫作的瀑布高聳入雲,與天連成一線。
「先生,如何能有瀑布能如此,莫不是在誆騙我們吧!」
白蘇蘇掩面譏笑,底下的人也多議論紛紛。
我轉頭看向先生,他不慌不忙的解釋道,「並非是我誇大,我年少時隨師父遠遊,在江南的一處深山,見到過此奇觀。」
先生細細的同她們講述江南行的所見所聞,我也一時聽得興起。
我連府門都不曾踏出,就是這皇城的風景我都未曾親眼見過,聽他說著那些奇特的故事,甚是嚮往。
嘴角不經意的微微上揚,他的眼神掃過我,向我微微點頭致意,又繼續同她們講述。
直到下課,我還意猶未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