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7章 他們越生氣,她越有錢(2)

她越害怕,古清楠的餘額就變化越大。

一刻鐘後,古清楠終於坐在了飯桌前,在青竹焦急又擔憂的目光下將面前的清粥小菜全部一掃而空。

「王妃,今兒面聖,奴婢不能跟進去,您要乖乖聽王爺的話,知道嗎?」青竹低聲提醒着,還偷偷的塞了一顆糖給她。

「嗯噠,楠楠會乖乖的。」古清楠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跟着青竹去了前院,墨瑾煊早已經等在那邊了。

兩人聯袂而出,墨衣冷峻,紅衣絕色,竟讓人有一種神仙眷侶的錯覺。

墨瑾煊看了眼古清楠,清爽的淡妝配着那莊重的宮廷裝,竟然沒有絲毫的違和感,還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

只是一開口,什麼美感都敗光了。

「夫君……」古清楠咧着嘴,傻傻的對着墨瑾煊笑着。

「閉嘴,進宮後別亂說話!」墨瑾煊嫌棄的收回目光,一甩衣袖,徑直離開。

古清楠傻裡傻氣的追在後頭,畫面格外清奇。

大門外,一輛馬車端正的停在那邊,低調奢華。

古清楠看着馬車旁邊的人,驚訝的道:「咦,你也要去嗎?」

「不是說不能帶婢女嗎?」古清楠十分天真的說著話,壓根就沒有注意音量。

「我們小姐才不是婢女!」白惜月身旁的婢女不滿的懟了句。

「知春,不得無禮!」白惜月低聲訓斥了一句,對着古清楠道:「古小姐別和知春一般計較,煊哥哥身體不舒服,我要隨身侍候着。」

話語輕柔,可偏偏古清楠的餘額在變化着。

古清楠突然覺得這系統不錯了,看來自己要多加利用才行了!

「哦~」古清楠淡淡的應了句,道:「那還是侍候人的婢女呀~」

「古小姐你……」白惜月輕咬着下唇,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

只是古清楠壓根不等她說完,一腳爬上了那輛低調奢華的大馬車上了。

「放肆!」墨瑾煊一把將古清楠扯了下來,隨手一扔,道:「坐後面去!」

墨瑾煊話音一落,便帶着白惜月登車了,全程不再看古清楠一眼。

古清楠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方才停住,嘴裏傻裡傻氣的嘀咕着。

「哼!」知春傲嬌的撞了下古清楠,語氣傲慢的道:「古小姐的座駕在後面呢!」

那是一輛低調……不,那就是一輛普通到極致的馬車!

不過古清楠一點也不介意!因為她的餘額翻了一倍了!

他們越生氣,她越有錢!

等從宮裡回來,把事情查清楚,自己就可以跑路,反正也是冒牌貨,跑路無壓力~

兩輛馬車一前一後的到了宮門口,古清楠方才發現,這外頭停了許多的馬車,而她的那輛,也即將加入這大隊伍之中。

只是誰能告訴她,憑啥墨瑾煊就可以帶着白惜月坐馬車入宮,而自己就要一個人可憐兮兮的排隊等進宮?

古清楠美眸微轉,嘴角微微勾起,哼,她才懶得排隊呢!

趕車的侍衛看着古清楠的表情,眉頭一皺,不得不開口說了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