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瘋了吧!權臣她懷了皇帝的崽崽] - 第一章 蕭王是個妙女郎

    「哎,你們聽說了嗎?蕭王要娶妻了。」

    在蕭清越承襲蕭王之位的第十五個年頭,年滿十八歲之際,宮中的老太后坐不住了,開始花心思要給她張羅一門「好親事」。

    昨日她才進宮,今日消息就傳遍了皇都城,瞬間成為皇都城人士津津樂道的一大談資。

    「蕭王娶妻?那個弱不禁風的娘娘腔要娶妻了?哈哈哈,他那小身板辦得了事嗎?」

    「噓,你小點聲,老蕭王留下的東西可不少。這皇都城中哪家不在惦記着?」

    「老蕭王……」

    一時之間,眾人失語。

    要說老蕭王,那可是鐵錚錚的漢子。

    老蕭王是開國大將,曾與高祖打天下,戰功赫赫威名遠揚,曾經的蕭家軍威震朝野。據傳,蕭家軍所到之處敵人無不聞風喪膽不戰而逃。

    就連高祖登基為帝後,也對老蕭王敬之重之,破格將其冊封為順安王朝唯一的異姓王,且世代承襲,這等殊榮舉國無人能出其右。

    老蕭王當初可謂是名副其實的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然……

    就在世人對蕭王推崇備至,瞻仰之時,老蕭王突然身染惡疾,一命嗚呼,只留下年僅三歲的獨子蕭清越承襲蕭王之位。

    一陣沉默之後,眾人搖頭哀嘆。

    「作孽啊!老蕭王一生為國為民,才年過而立未曾享樂就身染惡疾,留下這麼個弱不禁風的娘娘腔。如今……蕭王府哪裡還有半點當年門庭若市的盛狀?」

    「誰說不是呢?老王妃當年在老蕭王去後還沒兩年也隨着去了,只留下這麼個獨苗苗,偏生還是個藥罐子。你說,他哪裡還有半點當年老蕭王的絕世風采?」

    「好在今上和太后娘娘仁慈,即便蕭王無用,也銘記着老蕭王為咱們順安王朝做出的偉大貢獻,時時相護着他。你瞧,這還未及弱冠,太后娘娘便要張羅着為他娶妻了,今上都還未冊立皇后呢!這等殊榮,誰人能及?」

    「誰說不是呢?人家就算是個沒用的藥罐子,到底是個正經王爺。我們這些人……哪裡比得上?」

    「哈哈……是這個理!」

    隔壁雅間。

    蕭清越撐着下巴聽得津津有味,心裏卻忍不住吐槽,她這小身板要真娶個小娘子回府,還真辦不了事。

    且不說她有沒有那個能力,就說她直得不能再直的性取向就不容許她向小娘子出手。

    沒錯。

    當了十五年蕭王的蕭清越,不是娘娘腔,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妙齡女子,愛好美男,特長……暫無……

    口頭禪:本王胸悶氣短,眼睛模糊,渾身乏力,怕是熬不過今年冬天了。

    她這句口頭禪已然說了好些年,然而……傳言熬不過來的好幾個冬天都被她頑強的挺過來了。

    人人驚嘆,這是老蕭王在天有靈保護着他的獨苗苗,才讓蕭清越一次又一次的化險為夷。

    蕭清越深感為然,每年總有那麼大半年時間住在皇都城東去百里外的三清寺中為老蕭王祈福,以全一片孝心,感懷老蕭王的庇護。

    這時,隔壁又傳來一道猥瑣的賤笑,是刻意壓低過的聲音。

    「據說……蕭王不僅是個目不識丁的廢物,走兩步就恨不得背過氣去的藥罐子,還是個有龍陽之好的斷袖,且覬覦的是……」

    後面的話沒說出聲,蕭清越只聽見一陣驚嘆,然後有人用難以置信的口吻說:「怪不得太后娘娘要這般急切的給蕭王張羅親事,原來……沒想到他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蕭清越聽得勾起嘴角,險些笑出聲。

    站在她身邊的郁兒卻沒這麼好脾氣,郁兒越聽臉色越難看,憤怒得咬牙切齒:「王爺,您好歹是個王爺,這些壞東西怎敢隨意編排您?王爺您且等着,奴婢這便去將他們的舌頭割下來喂狗。」

    郁兒說著便要往外走,蕭清越連忙叫住她,輕嘆着扶額道:「你回來,別這麼暴躁。本王都是目不識丁的廢物,沒用的藥罐子,有龍陽之好的斷袖了。你再去鬧騰一番,是想讓本王再多一個殘暴不仁的名頭嗎?」

    郁兒咬牙,跺跺腳回到蕭清越身邊,憋屈道:「那您就一直忍着?這都多少年了,他們還在編排您,也不怕爛舌頭。」

    「郁兒呀,這就是你的自我修養不夠了,這麼多年隨着本王在三清寺修行,竟還沒讓你穩重半分嗎?」

    蕭清越痛心疾首的搖頭:「哎,都怪本王無能,沒能教導好你。」

    「王爺……」郁兒眼眶一紅,心疼又自責:「奴婢只是氣不過,您別難過,奴婢不多嘴便是了。」

    「哎,真乖。」

    蕭清越點頭,嘴角帶着欣慰的笑。

    這是她從三清寺回來的第三天。

    她還在「病中」,本該拖着殘破的身軀在蕭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