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 - 到達g國,糖罐丟失

夜晚的k國比白天多了幾分放縱與危險,作為聞名世界的「不法之國」,k國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

昏暗的小巷,雜亂的酒館,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總能看到打架鬥毆的事情發生。

一輛急速行駛的麵包車駛過人群,在經過一家酒吧門前時突然停下,車門被打開,幾個五大三粗的人將幾個麻布袋子給扔下車,然後關門揚長而去。

周圍的人雖對眼前的景象早已司空見慣,但今天卻略有不同。

袋子上血跡斑斑,不用靠近都能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袋子上那刺眼的鯨魚荊棘標誌格外引人注目。

毫無疑問,這又是月娑的手筆。

那標誌是月娑專用,雖然故意冒用其他勢力標誌的現象屢見不鮮,但起碼到現在也沒人敢冒用月娑的標誌。

既然是月娑乾的,那就不用大驚小怪了。

周圍的人群逐漸散去。對袋子里人的生死絲毫不在意。

k國的血雨腥風好似永遠不會吹到g國,但萬一是狂風暴雨呢。

g國,京都

這幾日頗受外界關注的當屬沈家那位最具傳奇色彩的家主。

據傳聞沈家家主沈君鶴少年時曾獨闖以「兇狠、混亂」著名的不法之國——k國。並成功歸來,繼承沈家。

年少獨特的經歷與見識使他具有別於其他人的特別魅力,加上那俊朗的面龐,讓京都無數世家貴女趨之若鶩。

但沈家主多年來一直不近女色,身邊也一直未曾有女人的身影出現,這對於一個位高權重的一家之主來說,屬實有點不太正常。所以外界一直對此議論紛紛。

而作為在世家中熱度一直居高不下的熱議目標,此刻悠閑的躺在自家花園內的躺椅上。

沈冷簡直對此沒眼看,就應該讓那群人看看她們的夢中情人私底下是個什麼樣子。

成熟,霸道,冷峻。除了霸道以外其他壓根不沾邊。

花園內,被精心培養種植的「粉佳人」開的熱烈,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粉色,本身淡淡的花香也濃郁起來。

這個花園是沈君鶴親自打理種下的,也是整個沈園最美麗的存在。

外界不知道深不可測的沈園內居然還有一片這麼浪漫的存在。

沈園的僕人也都在紛紛猜測沈爺這是為誰種下的。

沈君鶴嗅了下空氣中的花香,唇角微微上翹,似是想到了什麼,深沉的黑眸中也溢上點點笑意。

在躺椅上更加悠閑自在的喝了口茶。

「溫景那邊那批藥材應該到了吧?」

他的突然開口,把正在腹誹的沈冷給驚了一下,但好歹是沈君鶴身邊的頂級助理,很快也就反應了過來。

「是的,據手下來報,那批藥材昨天已經送到。」

「昨天就到了,溫景那傢伙沒有通知我們。」

沈君鶴將手中的杯子放下,隨後站起身,邊走邊說:「沈冷,去開車,我去會一會這位鼎鼎大名的神醫。」

沈冷聞言,無奈的抽了抽嘴角,他是助理,不是司機。

每次都是這樣,拿着一份錢,幹着兩份工。

溫景,是g國乃至國際都有名的醫生,他有着與他名氣相符的古怪脾氣,讓他救人,也不僅僅是要有錢,也憑他心情而定。

心情好了,沒錢他也救;心情不好,你就是給他搬座金山來,他……可能會救。

他的人生一大信條:從來不跟錢過不去。

畢竟,找人買藥材和打理他那些「心肝寶貝」哪樣不需要花錢,哪樣花錢又少了。

可今天,他的信條估計要打破了。

面前的桌子上擺放着一箱現金,其數量已經遠超那批藥材的價值。

而號稱「京都霸王」的沈君鶴就坐在他對面。

溫景打量着對方,心裏盤算着該怎麼把這位大佛送走。

這都是什麼事啊?

思量再三,他把錢往外推了推,拒絕之意明顯。

沈君鶴挑了挑眉,似乎對他的拒絕有點意外。

「沈家主,您這錢還是拿回去吧,那批藥材已經有人拿走了。」

頓了頓,似乎是想提醒些什麼,他接着又說:「這人不是圈內的,不知道沈家主……」

沈君鶴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溫醫生,這批藥材我早已讓人提前訂下,定金都付了,可你現在跟我說藥材已經讓人拿走了。」

「溫醫生,溫景,你莫不是在把我當猴子耍?」

可以聽出他語氣里的不悅,面對他強勢的氣場,溫景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

「那人是誰?」

他並沒有錯過提到對方時溫景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懼,沈君鶴現在很好奇對方究竟是什麼身份。

「沈家主,我的規定並不是先到先得,而是你出的東西能讓我足夠心動,就算貨已經出去了,我也能給你追回來。」

「你這……」

沈冷聽到如此不要臉的發言也是驚到了。

「我做生意一向如此,沈先生應該早就知道吧。」

溫景心裏計划著該怎麼樣把那人的身份矇混過關。

「至於買主的身份,我們是不會透露出來的,畢竟,還是有一定風險的。」

「但是,可以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