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瘋狂嬌弱首領是沈爺的掌上寵] - 雷溯被滅,雲生昭華啟程前往g國

雲生昭華二十歲接任月娑首領,平息內亂,掌控偌大的「月娑」,以「曼沙」之名闖蕩於k國黑色勢力中間。

話說,以女子身份接任老大的位置的,在k國也不是沒有,她曼沙也不是第一個,只是,像她這麼不要命的還得是頭一份。

卡洛斯監獄被滅,讓還是「新手老大」的她徹底出名。也讓國際官方組織盯上了她。

曼沙的凶名徹底傳出,不過還是有人對此持懷疑的態度。

月娑太過神秘,他們的首領更是如此。

組織內部每一項事務都有專門的人負責,你要跟他們談生意的話,會有人單獨跟你接觸。你不會見到除此以外的無關人員。

首領曼沙甚少露面,除去知道她是個女人外,連她長的什麼樣都不知道。

關於她的消息也很少流出,在地下網站中,她的一條消息的價格一度漲到天價。

不過,這份懷疑馬上就被打破了。

剛剛,有人在k國的地下網站中上傳了一份視頻。

就在視頻上傳後的一分鐘內,隸屬於月娑的情報組織立刻發表了聲明。

頓時引起軒然**,這可以說是月娑自新任首領繼位後第一次正式出現在他們面前。

視頻的拍攝者明顯是隱秘拍攝的,鏡頭晃動幅度過大,畫面抖動,好像是在極度恐慌的情況下進行錄像拍攝的。

那是一間寬敞但比較陰暗的房間,從畫面角度看,拍攝者位於房間頂部。應該是特地建造出來的,至於目的為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房間構造極為特殊,從視頻上看能看到房間的周圍好像擺放着一些醫療器具,房間**則是幾張類似於病床的存在。依稀能看到斑駁的血跡。

有人站在房間門口,並未踏足。

對方渾身上下籠罩在黑影里,手中似乎拿着什麼東西,但光線太暗看不清楚具體是什麼。

冷越蹲在屋頂堆放雜物的地方,眼睛死死盯着門口的身影,清俊的臉上布滿了驚恐的神色。

手指用力的攥着正在拍攝中的手機,指尖泛白。

怎麼會這樣?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他們要幹什麼?

就在半小時前,有伙人突然闖進雷溯幫的地盤內,將守在院外的守衛全部屠戮殆盡。

當時院內正在舉行宴會,雷溯幫的高層都在,甚至還有其他幫派的人員參加。

突如其來的殺戮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蒙了,不過他們很快也反應過來,紛紛掏出武器反擊。

冷越是雷溯幫二公子的朋友,經營着一個地下網站賬號,平時就是拍拍視頻,發佈上去賺取點外快。

變故發生後,他本來掏出手機準備記錄一下,有人上門挑戰k國數一數二的雷溯幫,這視頻流出去他肯定又要大賺一筆。

畢竟這年頭,在k國不要命的多,但是不要命的來砸雷溯場子的還是很少有人敢這麼做的。

人們總是對那些他們認為「勇敢且無腦」的人和事情感興趣。

「勇敢」的人去做了他們認為「無腦」的事。這對他們來說,是非常有趣的。

他躲在屋內,找好角度,剛要準備拍攝,凝眼看着,卻突然發現那群他口中不要命的人,臉上的面罩或者露出的脖頸,亦或者是身上的作戰服上都有一個相同的標誌,他並不認得這個標誌是什麼。

只是心裏開始有點發怵了。

看了一眼和他一樣,躲在角落,但卻怕的瑟瑟發抖的雷溯二公子,他不屑的笑了笑,並不打算告訴他這個發現,也不指望他能給他提供什麼有用的信息。

雷溯二公子最有名的是吃喝嫖賭,出了名的欺軟怕硬。

呵,慫包一個。

然後呢?

對,然後呢?

然後發生了什麼?

高度的緊張與恐慌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他將外面那群人的殺戮行為記錄了下來,準備過會兒離開這裡,發到網站上。

他可不是什麼救世主,對充當英雄這件事沒什麼興趣。

看着沒啥好拍的了,轉身踢了踢癱坐在地的二公子,讓他帶路去密道,離開這裡。

他如此有恃無恐的拍視頻,只因為他知道,雷溯幫的內部建築里設有一條逃生用的密道。之前,與雷溯做生意的時候都是從密道進然後從密道出,只不過,全程他被矇著眼而已。

所以,想要安全離開這裡,還得靠這個二公子。

雷嚴搖搖晃晃站起來的那一霎那,一把狙擊槍迅速瞄準了他,並開槍擊殺。

子彈沒入太陽穴,一擊斃命,手法乾脆利落。

雷嚴直直的倒了下去,臉上還帶着驚恐的神色。

冷越看着倒地的雷嚴,一瞬之間,他的身體僵在原地。

一股危機感席捲全身。

他猛地趴倒在地,一顆子彈在他趴下的時候擦着臉頰呼嘯而過,留下一道血跡。

隨後,他站起身向外跑去,腿腳發軟的他不得不扶着牆壁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

他看出來了,對方是無差別攻擊,不論是不是雷溯幫的人,凡是今天出現在宴會上的人,皆不留活口。

聽着樓下離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推開其中一間房門,躲了進去。

進去之後,才發現他來錯了地方。

他不該進這個房間的,如果讓外面那群人發現了這間房間的秘密,就算他活着離開了這裡,過不了多久也會「消失」在外面。

但事情緊迫,他別無選擇。

他蹲在屋頂單獨開闢出來的一小塊地方上,拿出手機想要聯繫外面,卻發現根本沒有信號。

現在的他,已經有點慌了。

聽着外面近在咫尺的腳步聲以及伴隨着腳步聲而臨近的槍聲。

他不想不明不白的交待在這裡。

隨後打開攝像頭,對準了門口。

他要拉他們一起死!

院子外面

聽着裏面傳來的槍聲,雲生昭華撇了撇嘴,嫣紅的嘴唇抿了抿,小手攪着外套上垂下來的衣繩。

月娑的護衛盡職盡責的守在大門口。全副武裝的月娑人員佔據了雷溯幫里里外外每個地方。

雲生昭華站在門口,並未進去,她斜倚在院門上,剛想掏出口袋裡的棒棒糖來,下一秒,一隻修長有力的手就已經伸進她的口袋,將棒棒糖拿走。

她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這個惡劣的男人將她珍藏已久的「小可愛」放到了他自己的口袋裡。

眼神里滿是控訴。

「雲穆,你把糖還給我。」

看着雲穆不為所動的樣子,雲生昭華有點急了。上前就想要去把她的「小可愛」搶回來。

此時的她已經沒了平日的淡漠,一舉一動都像是一個心愛之物被人搶了的幾歲小孩一樣。

雲穆看着雲生昭華着急的樣子,身體往旁邊一閃,躲開了她的手。

一旁的手下木着臉,眼睛直視着前方,對兩人的小孩行為表示沒看見,(準確的說:是沒眼看)他們還想活下去。

「小姐,先生在世的時候特意叮囑過我,要嚴格控制你的吃糖數量,」他頓了一下,看着對方,還是繼續說了一句「而小姐這個月吃的糖已經超出了我給您設置的範圍」。

他的話音剛落,一隻白嫩的手掌就呼上了他的手臂。

雲穆的手指微微動了動,眼眸低垂,看向搭在他手臂上的那隻白皙嬌嫩的手掌。

雲生昭華着急的想要把棒棒糖要回來,並沒有在意雲穆的神色,看他低頭,只是以為自己把他拍疼了,連忙收回手,

神色有點緊張的看着雲穆,伸手想要上前去看一下他的手臂,手指還未碰到,她突然收回自己的手,將頭偏向一邊,不再看他。

雲穆看着她的反應,輕輕嘆了一口氣。

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晚夏的風,吹起她頭上的兜帽。

露出兜帽下的精緻臉蛋,白嫩嬌軟,一雙桃花眼水光瀲灧,卻不帶一絲感情,不,裏面或許還有點氣憤。

雲穆看向那雙眼睛,將糖放進自己的口袋,隨後抬手將她的兜帽重新整理了一下。

雲生昭華眼看要糖無望,只能憤憤的盯着院子內,手下拖着一個人形物體出來,走過的地面上留下了斑駁血跡。

很快就來到雲生昭華面前,但也隔了一兩米遠。將手中的那人給扔到地上,隨後又補了一腳。

冷越疼的已經沒有力氣掙扎了,剛才被發現後,這群人只是毒打了他一頓而已。

他狼狽的趴在地上,費力的抬頭看向眼前站着的一男一女。

男的生的身材高大,面容冷峻,女生則是顯得嬌小可人,看不清面容,只有嫣紅的唇瓣和尖細的下巴。

他腦海里閃過一絲怪異。

不等他細想,一把槍抵住了他的腦袋,黑洞洞的槍口正衝著他的太陽穴。

「冷越,地下網站「憎行」的持有者。」

男人聲音冷淡至極,語氣中透露出點點不屑,打量他的目光也像是在估量一件商品的價值一樣。

冷越忍着身體疼痛,開口詢問着: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雲穆並不打算回答他,用槍托打暈了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