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伯母對她如何如何好》[封伯母對她如何如何好] - 第5章

,他怎麼會在我們家?
我想聽聽程琳會不會知道點什麼。
結果她內心真的話多且密。
我好不容易才聽清楚。
——「好帥好帥好帥,這男人該死的性感。」
——「這不比顧延那個三秒男有魅力嗎!」
——「女主你看他!」
——「西裝暴徒冷麵酷男只為你一朵嬌花而折腰,應該不會有嬌花不心動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我室友臨死前想看你們倆鎖了。」
——「我室友是土狗,我也是。」
——「汪汪!」
行吧,全是廢話。
我正想着要不告辭出趟門,卻看到哥哥上前幾步走向封辭書,我才想起了他和封辭書算是同齡人。
「辭哥,」哥哥和封辭書是一個高中的,「上次在智利碰上後你說來我家玩,我還以為要等段時間呢,沒想到那麼快又見面了。」
不知為何,感覺封辭書看着哥哥的眼神有些冷。
但轉念一想。
不對啊,他看每個人的眼神都冷。
這人的眼裡藏着冰。
他懶懶地開口:「哦,在智利聽你說一家巧克力好吃,結果買多了,就想着送點過來,這不正好……」封辭書的視線在我身上停留片刻。
「小姑娘沒了巧克力這麼傷心。」
我一怔。
後知後覺有些窘迫,剛才掉眼淚全過程被這人看得一清二楚。
還是告辭吧,留在這兒尷尬。
旁邊的程琳已經不會說人話了,全是土狗的叫聲。
我也怕等會兒,一個沒忍住,笑出聲來。
「謝謝小叔叔,」我掛上得體的微笑,「只是我現在馬上要去趟學校,那些巧克力只有等回來再慢慢品味,就先不打擾你們了,再見。」
說完轉身想溜。
誰知道封辭書會在身後叫住我。
「你和封延一個學校?
A大?」
我回頭應了聲「對」。
他站起身:「正好路過,載你一程。」
我嚇一跳,連忙擺手說:「不用麻煩不用麻煩,家裡有人送我。」
誰知程琳一聽這話急了。
「姐姐還不知道,劉叔答應了我等會兒送我去商場的,」她似有不滿,扁了扁嘴,「他送不了你哦。」
劉叔是家裡的司機。
然後,我聽到了程琳從土狗的叫聲立馬轉變成激昂的助威。
——「男二給爺沖!」
——「今天就算女主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