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盛唐/奮鬥在盛唐》[奮鬥在盛唐/奮鬥在盛唐] - 第8章:醉仙樓酒會

晌午時分,牌樓大街,醉仙樓。

田文昆包下了今天醉仙樓的整個場子,收到請帖的那些個東家掌柜們,已經如約準時陸續進場。

酒會的場地就放在醉仙樓的樓下堂子,田文昆作為此次酒會主辦人,除了招呼着與會者們之外,還替崔耕逐一引薦着。

清源縣絕大半數的酒肆食肆掌柜,今天都受邀前來赴會,有些人在崔耕還是崔氏酒坊少東家的時候,便已經相識。不過以前的他壓根兒就沒什麼心思經營酒坊,所以認識也等於不認識,基本沒什麼印象。

不過既然要重振家業,以後少不得要和這些人打交道,今天通過田文昆的介紹,崔耕大體上對這些人有了一些粗粗的認識和印象。

如今他雖然丟了家業,但手中卻攥着一批令在場商賈們都垂涎的陳年藏酒,所以清源縣城四街九坊內的這些酒肆食肆掌柜們,對崔耕多少還是禮敬着,並未小覷了他。

田文昆介紹完這些東家掌柜之後,領着崔耕走到離醉仙樓大門口不遠的一處位置,來到一個身形發福的中年人跟前,介紹道:「崔兄弟,眼前這位你可要好好結交一番才是。咱清源縣三大酒坊中薛氏酒坊的坊主。薛氏酒坊的一鍋香,不僅在咱們清源縣聞名已久,就是在泉州府轄下各縣都是俏手得緊啊。」

花花轎子不單人人抬,也人人都愛坐。

田文昆小小這一捧,薛坊主肥碩的臉上瞬間展顏開來,拱手謙遜道:「哪裡哪裡,田掌柜可是抬舉某家了。這位便是我那崔進哥哥家的孩兒二郎吧?你瞧瞧,薛崔二家雖同住清源縣,但一晃這麼些年,某家都不知道二郎賢侄居然這般大了。」

這位薛氏酒坊的坊主姓薛名松年,跟崔耕的父親差不多年紀,四十有餘五十不到。如果崔耕還是當初那個紈絝敗家的少東家,興許真會被眼前這位面善和藹,短腳肥胖長得像彌勒佛一樣的薛松年給迷惑了,乍一看還真會覺得薛松年就是位善長人翁。

其實不盡然,清源三大酒坊中,薛家釀的一鍋香雖不如崔家的木蘭燒,但薛松年做生意的手腕可不止高出崔耕他爹崔進曹天焦一個段位。

尤其是在崔家酒坊式微時,薛松年擠壓兩家的手段可是層出不窮,暗中挖牆角,壓低酒價打價格戰,這都是這位薛坊主最喜歡幹得事兒。崔耕記得有一年,就是他爹過世,他繼承崔氏酒坊的那一年,薛松年還惡意抬高米價,讓崔家幾乎收不到上好糧食來釀酒,險些讓崔氏酒坊斷了出貨的酒。

不過現在的他已不是當日那個吳下阿蒙,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個理兒,他還是曉得的。

隨即,他擺出一副謙虛受教的神情,執晚輩之禮行道:「原來是薛伯父啊,家父在世的時候沒少念叨着您,以後還請薛伯父多多關照提攜小侄才是。」

「啊?那是那是…賢侄太客氣啦!」

薛松年聞言霎時神情一僵,不過轉瞬的功夫,便又掛起招牌式的和藹笑容,但心裏卻是咯噔了起來,因為他不相信崔耕會不知道自己跟他爹往日里斗得你死我活,會不知道自己對崔氏酒坊下黑手耍陰招的那些事兒。崔進活着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念叨他?不畫個小人天天詛咒他,都算不錯了。

偏偏眼前這個傳說中敗家玩意的崔二郎居然還能如此對自己以禮相待。這怎麼可能?難不成這小兔崽子心中城府居然這麼深?

不,不可能!

薛松年第一時間將這想法揮出腦海,因為明擺着的嘛,如果崔二郎有這般城府,還能讓他爹一個小小的妾侍給謀奪了家產?難不成,這小子真不知道我薛某人當年幹得那些爛事兒?

薛松年也只能自己給自己這麼一個解釋了。

隨後,薛松年斂起了彌勒佛般的敦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變幻了臉色,眉頭一擰,輕嘆一息,聲色悲嗆地說道:「賢侄啊,你是不知道,我跟你爹可是有着過命的交情啊。」

我勒個去,崔耕被薛松年這變臉速度嚇了一跳,真跟六月天似的,說變就變啊。至於過命的交情,崔耕險些笑噴,心中樂道,拜託,你倆有沒有過命的交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倆絕度是有過命的梁子。

薛松年漸漸入戲,自顧說著:「自打你爹過世後,我盡忙着酒坊里的事兒,對賢侄你少了關心啊。你瞧,就連你被人篡佔了家業,我也是前兩天才知曉的。我這個伯父當得不稱職啊。不過我那崔進兄弟在天有靈啊,居然給你留了後路,讓你得了先人的藏酒。賢侄——」

說到這兒,薛松年猛地一甩袍袖,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郎朗說道:「伯父也沒啥好說的,這樣,你這批藏酒開個價,薛氏酒坊統統都要了。就算是我這個當長輩的對晚輩的照拂。沒說的,誰讓我跟你爹是過命兄弟呢!」

此言一出,竟惹來了周圍的一些掌柜東家側目相望,紛紛變了臉色,更有甚者暗中吐槽,不要臉啊不要臉,薛松年這臉皮都快趕上了鞋底子了,誰不知道你和崔進的梁子,明明是對崔二郎手裡的藏酒起了覬覦之心,卻說得這般大義凜然,說得這般擲地有聲。呸,臭不要臉的!

就連崔耕旁邊的田文昆都不由揚了一下眉,下意識地看着崔耕,低聲提醒道:「崔兄弟,咱倆事先可是有約,你……」

「田掌柜別急,我心裏有數。」

崔耕微微抬了一下手,示意田文昆稍安勿躁,隨後沖薛松年靦腆地笑了一笑,道:「多謝薛伯父對小侄的關心啊。我……」

「賢婿,不要答應他!」

突然,一個憤怒的聲音陡然從門口傳來,打斷了崔耕。

眾人紛紛轉頭尋望,正是曹氏酒坊的坊主曹天焦。

只見曹天焦滿頭地衝進了醉仙樓店門,三兩步便躥到了崔耕的身邊,恨恨地瞪了一眼薛松年,說道:「姓薛的,我那親家雖然過世了,但我這個當岳父的還在呢,還輪不到你這個假仁假義的混蛋來打我家賢婿的主意。」

「姓曹的,你嘴巴放乾淨點,誰假仁假義了?」見着曹天焦突然出現,薛松年頓時心裏有些發虛,一是姓曹的對當年自己幹得那些勾當知根知底,二是崔曹二家貌似真的有過婚約。這麼算起來,曹天焦還真是崔二郎的岳父。

曹天焦呸了一聲,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罵道:「就你,我罵得就是你,咋啦?你敢做不敢認?呸,整個清源縣要說誰最假仁假義最偽善,你薛松年絕對是拔頭籌的那個。想想當年你幹得那些事兒吧,呸,老子想起來還噁心。話說永徽六年的那個初秋……」

「停停停~」

崔耕突然打斷了曹天焦的話說當年,打起圓場:「兩位長輩,這大庭廣眾之下,咱們就沒必要爭執吵鬧了吧?人也來得差不多了,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