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配殺瘋九洲!主角們都跪了》[反派女配殺瘋九洲!主角們都跪了] - 《反派女配殺瘋九洲!主角們都跪了》第1章 剛來就這麼勁爆嗎

九洲大陸,中洲四大聖地之一的景凰聖地。

主峰金凰殿。

柳芸清醒過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金碧輝煌,仙氣繚繞的殿宇內。

身前坐着的矜貴仙男微微偏頭,露出稜角分明,如鬼斧神工雕刻的俊臉,聲音猶若能蠱惑人心。

「柳芸,你以為呢?」

陡然被這麼一問,柳芸一臉懵逼。

見她如此,鎏金王座上的美男略微不快。

「師父?」饒是她剛過來,還沒捋清現狀,原主的本能已經將稱呼脫口而出:「這事兒,您看……」

什麼都不知道,反問一波先。

不論面前的美男如何回答,必然會透露一些信息,而且,順帶也摸一摸這人的想法。

楚辭言端着手中的茶,面色如常:「畢竟是你的婚事,選的也是你的道侶,自己決定。」

握草,道侶?

她才剛來就這麼勁爆嗎?

腦海中閃過一些畫面,柳芸不想說話。

哪來決定?

誰能想到這不是選道侶,也並非徵婚現場,而是退婚正在進行時,她還是被退的那個……

一股氣直衝腦門,阿啟這勞什子系統,為什麼每次過來的點都這麼坑呢?

沒記錯的話,上次是現代世界,人在天台,一隻腳已經踏空,若非她有兩把刷子,過去就得給別人貢獻經典案例分析。

上上次更離譜, 睜開眼就在命案現場。

兇器正在她手上。

六十年代,若非她反應極快,立刻找到證據自證清白,她過去就得吃花生米。

上上上次……算了,太遙遠,不提了。

腦海中轉過這些念頭不過剎那,柳芸已經將原主十八年的人生過了一遍,大概明白了來龍去脈。

帶着禮貌的淺笑,「這位……謝聖子,當初婚約是景凰聖地和天虎聖地的兩位聖主訂下的,如今你要退婚,貴聖主是什麼意思呢?」

記憶中,原身和天虎聖子的婚約來自於三年前的景凰聖地內門大比。

相約等兩人都突破到地字境,便舉行結契大典。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黃荒境最低,黃洪境倒數第二,天宇是這世界天花板。

原主這才黃宇境,這事兒就出現變故了?

今日,天虎聖主還沒來……

謝衍皺了皺眉,有些不悅,就知道退婚可能沒那麼容易。

「師父定然是知曉的,只不過暫時被聖地事務拖住了才沒親自來,景凰聖主,師父說了,等他忙完,定然親自來拜訪聖主。」

楚辭言冷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柳芸側目,都是千年老狐狸,擱這兒玩聊齋?

柳芸:「阿啟,你這破系統還不趕緊的工作?錄起來,我有預感,那天虎聖主將來要搞事兒,留影留聲勢在必行好嗎?」

阿啟:「在錄了在錄了,從你師父說話開始就在錄了。」

柳芸滿意的勾起一抹微笑,看了一眼人模狗樣的謝衍。

渾身上下帶着有身份地位的傲氣,劍眉如鋒,眸若朗星,自信傲然,氣質矜貴,卓爾不凡。

但是,依舊不能掩蓋此人隱約透出的渣味兒。

「既然如此,今日之事,是聖子一人能決定的嗎?」

謝衍眉頭皺得更緊了:「景凰聖女,此言何意?」

這稱呼?

柳芸一個激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很簡單,既然聖子要退掉婚約,就該好好談談賠償了。」

「這事關係著兩聖地的清譽和友好,難不成就憑聖子幾句話就行?」

「當初說要結契的是你們,現在要反悔的也是你們,如此大事說改就改,不用任何成本嗎?」

「身為景凰聖地的聖女都被如此對待,難道聖地的女兒家就活該被人挑肥揀瘦的?」

說著,柳芸看了一眼所謂的師父,怪異的感覺越來越濃。

楚辭言眸色幽深的看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