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似錦覓安寧》[繁花似錦覓安寧] - 第1章:未婚妻?

周末的早上,陳寧被迫接了一份角色扮演的差事,她需要cos傑出青年律師溫星寒的女朋友,主要工作內容是到酒吧露個面充當一個擺件兒,而最最過分的是這種尺度的兼職還木有薪酬!木有薪酬!木有薪酬!!(重要的事情吼三遍!)

來到酒吧時已經是下午,這時候的酒吧稍顯冷清。

「星寒!這裡!」

一聲吆喝從遠處傳來,溫星寒循聲眺了眼,眉頭微蹙,扭過頭淡淡的吩咐:「你去那邊的吧台等我,我過去應付完他們你的任務就完成了。」

陳寧也跟着掃了一眼:「那個不會就是你眾多迷妹中的一個吧?」她不着痕迹的指了指遠處台桌旁,跟着吆喝聲同時起身望向這邊的女孩兒。

「嗯,算。也好~先打發一個。」溫星寒輕笑了笑,他笑起來像一個純真的孩子,這跟他的名字一點也不搭。

年少時陳寧總嘲笑他配不上這個名字,可每每勸他改一個的時候,他也總倔強的說他喜歡這個名字,高冷!

彼時陳寧以為他永遠也捏不起那個范兒,可再次見到他時,他卻捏成了。

「哎~」她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頭,仰起頭看他:「如果姐姐幫你將他們殺退,你是不是就不生我氣了?」

「什麼意思?」

陳寧眸中閃過一抹狡黠,抬手將口罩扯了下來,一撩長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姐姐幫你將擺件升級成花瓶兒~怎麼樣?」

酒吧的燈光有些昏昧,又彷彿在剛剛那一瞬間明亮,那明亮又晃了溫星寒的眼,讓他怔了怔。

「這…不大好吧?」他明白了陳寧的意思,但她卻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咳!雖然姐姐如今人老珠黃,但應該還剩了那麼一nainai殺傷力~嘿!就只當哄你開心吧~Lets go!」

女人嬌俏的笑顏像熾夏的陽,落進眼裡泛着絲絲灼熱,這人可比他還小一歲呢,可她就總喜歡以姐姐自居。

而且,您老的殺傷力何止一nainai~~

溫星寒稍稍腦補一番,挑了挑眉快走幾步跟上花瓶兒,邊走邊聽她說:「你注意下時間哈,我們不能在這待太久。」

「好勒姐姐~」溫星寒雖然奇怪陳寧的反應,但還是沒有多言的應了她。

在得知要來的是金河商廈後,陳寧特意買了個口罩,但現下劇情需要也只能裸奔了。反正金河商廈這麼大,總不至於那麼巧就撞上那姓徐的吧?她作如是想。

本就帥氣俊朗的溫星寒領着「人老珠黃」的花瓶兒在酒吧中穿行,沿途還招致了幾道驚艷的眸光頻頻矚目。

終於,這對兒宛若璧人般的「表面情侶」施施然的來到了戰場前線,花瓶兒拿捏了一番調子,落落大方的站定。

嗯~很好!有那味兒了!從台桌旁眾人的反應來看,陳寧覺得她的工作完成的應該很出色,是以面上的笑意也真了幾分。

「星寒你這……這位是?」林戎站起身一時間有些愣神兒。

「哎呀老林你傻了吧?」這時,另有一人也熱情的起身搭腔:「這肯定就是星寒說的,」

嗯,對~我就是溫大律師臨時抓來的花邊兒小情人~

「一直在國外搞科研的未婚妻吧?」

——??

陳寧掛在臉上的和煦笑容僵了一瞬。

啥?未婚妻??她那劇本里可沒有這一條啊!

還一直在國外,還搞科研??這不離離原上譜嗎??

就這些名詞她也就勉強只能沾一條好吧??

陳寧掰着僵硬的笑臉扭過頭看向溫星寒,一臉的臭弟弟你搞老娘奧?!

溫星寒也笑眯眯扭頭看她,滿眼都是「你看我都說不大好了」的樣子……

二人不約而同+劍拔弩張的四目相對,在外人看來就是滿滿的默契+恩愛+含情脈脈的深情對望。

最終還是溫星寒先敗下陣來,急忙移開了視線,一張英俊的面龐斂了笑意淡定的點頭:「是的李哥,這是我未婚妻陳寧,」

他又攬過陳寧的臂膀,抬手介紹說:「阿寧,這位是領航律所的李哥,是我同校的師兄。」

此時兩道幽幽冷光朝她射來,陳寧並未在意,大方伸出手笑盈盈的和李哥握了握,眸子閃了一瞬,說:「李哥好~曾聽星寒誇讚過您的廚藝,希望以後能有幸品嘗。」

「哈哈哈!哪裡哪裡……哎?星寒是怎麼知道我廚藝好的??」

???「啊?嗯…」溫星寒睨了眼笑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