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上珍珠環》[耳上珍珠環] - 第5章(2)

馬上將不遠處的眾人喚來。
懷晉見一向端莊的妻子亂了陣腳,也跟着僕役走了過來。
快,快救那小兒。」
宋氏拉過一名僕役,面容急躁。
僕役不敢抗命,馬上涉水而過,好在這裡河流平緩低淺,很快將對岸的小兒帶了過來。
宋氏蹲身看向放在地上的孩子,見她還有氣息,命人帶來府醫。
懷晉負手而立,妻子的慌亂讓他皺起了眉頭。
自從他們的兒子亡故,妻子的精神便一直不好,可她到底出身士族,是德淑兼備的大家閨秀,不該在眾人面前如此無狀。
宋氏滿心裏都是命懸一線的小兒,見府醫遲遲不語,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來,怎麼樣,她還有救嗎?」
看着小兒蒼白如紙的臉,幼子病故前夕的樣子再次浮現在眼前,懷夫人心痛非常。
這小兒脈象微弱,但好在一息尚存。」
府醫拿出銀針,刺入小兒的幾個穴位,須臾,只聽一聲細微的咳嗽聲,地上的小兒悠悠地睜開眼。
醒了,醒了。」
宋氏也好,在場的眾人也好,都是一陣喜悅的唏噓。
顏皎皎看着逆光蹲身在自己面前的婦人,她周身的慈愛氣息像極了記憶中的一個人。
沒有多想,顏皎皎本能地開了口,娘,我冷。」
宋氏一愣,疑惑地看了看顏皎皎,又將目光轉向府醫。
府醫微聲一嘆,這小兒這般小的年紀卻不慎落水,雖有幸生還,但肯定受了驚嚇,因此記憶混亂。」
宋氏鼻子一酸,不但因顏皎皎可憐的經歷,更是這一聲許久沒有聽到過的稱呼。
那這小兒還能恢復正常的記憶嗎?」
宋氏目光中流露出些許期待,私心裏她希望顏皎皎就此般最好。
看着虛弱的顏皎皎,府醫搖了搖頭,若是有認識的人引導,或許會想起,但這也恐怕也是希望渺茫。」
宋氏捏了捏手中的帕子,臉上划過難言的情緒。
只要她一直悉心教導,這小兒便只會認她為母,至於殘存在這小兒心中的記憶,時光流逝,總會被新的記憶沖淡的。
宋氏打定主意,站起身走至夫君身邊,只是她還未開口,就被懷晉斷然拒絕。
這裡前無村舍,後無人家,這小兒出現得太蹊蹺,不能收留。」
相公,你可憐可憐妾身吧。」
宋氏一把拉住打算離開的夫君,聲音哽咽。
長子病逝,幼子夭亡,每每想起,心就像被碎瓷割裂一般,疼得難以呼吸。
她秉性柔弱,凡事皆以夫君的話唯命是從。
但今日聽到這陌生小兒的一句娘後,宋氏為母的剛性,使她不想再多考慮其他,義無反顧地與說一不二的夫君對峙。
懷晉眉頭緊緊擰着,見妻子掩帕落淚,面上帶出一抹不耐煩。
家中姬妾若養下孩兒,你都是他們的母親,何必為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兒哭哭哀求。」
宋氏凄然一笑,夫君所言不假,但夫君可還記得算命先生之言?」
輕飄飄的一句話,懷晉的瞳孔劇烈波動起來,攏在袖中的雙手更是攥成了拳頭。
殺業隨身,禍及子孫。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