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上珍珠環》[耳上珍珠環] - 第5章

第5章 分離別晨曦的光沒出雲端,精疲力盡的莫致之游回岸邊,滿面絕望和痛苦的他大力捶打着草地,直到雙手出血,仍舊無知無覺。
為什麼,為什麼?」
莫致之哀嚎。
為什麼對自己好的人,都只能落得死的下場。
母親為了保護他,湮沒無音在侯府的詭譎鬥爭中。
顏皎皎因為幫了他,小小年紀葬身水底。
為什麼,為什麼……」莫致之脫力得躺在了草地上,雙目無神地看着太陽慢慢升起,心痛難挨。
晨風輕拂,有什麼東西被吹到了手邊,莫致之側首,眼中的悲戚愈發深重。
小小的兔子燈已經殘破,但依能辨認得出,那是顏皎皎愛如珍寶的東西。
莫致之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城的,除了四肢百骸傳遞至心頭的痛,他什麼也感覺不到。
早市上的人們好奇地看向他,議論着面容憔悴的少年。
不過也只是隨意一瞥,便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了。
聽說顏家昨晚丟了獨生女兒,弄丟孩子的劉婆子連夜逃匿,顏夫人昏死過去好幾回。」
可是住在蒹葭巷,門口有顆桃樹的顏家?」
顏家?
桃樹?
心如死水的莫致之怔住腳步,腦海中出現顏皎皎明媚的笑臉。
正是那一家,丟了女兒不算,顏大人上奏戰事,得罪了懷晉大將軍,昨日被罷官了。」
顏大人也算是一腔孤勇,可惜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得了吧,顏大人就是自作孽,好好的富貴不享,偏要沒事找事,懷晉大將軍是能輕易得罪的嘛。」
莫致之眸光激烈,無法再繼續聽身旁的兩人說下去。
他想去蒹葭巷,想去告訴顏家夫婦發生的一切,可雙腿像灌了鉛一般,挪動不開半步。
他害了顏皎皎,如何有面目去見她的雙親,最重要的是,暗處的殺手若是發現他的行蹤,顏家難免受到牽連。
他本來都已經想好,找穩妥的人送顏皎皎回家。
可是,現在……聽說懷晉大將軍要去江州當知州了。」
這就叫做當斷則斷啊,懷晉大將軍看得清局勢,曉得輕重厲害。」
早市上的人們繼續閑話着,思緒紛亂的莫致之忽然被點醒。
當斷則斷,是了,自己正是因為當斷不斷,才會惹來諸多紛雜。
冬日的陽光和暖溫暖,河邊的野梅吐露新蕊。
幾輛雕窗輦車由遠及近,走在最前面的馬車中端坐着靜容婉柔的婦人,她衣飾華貴,眉宇間卻縈繞着揮之不去的哀痛。
幼子新喪。
生為人母,她許久未展露笑顏了。
到前面河邊,歇一歇再走。」
車窗外,傳來夫君懷晉的聲音。
沒有聽到妻子的應答,素來面容威嚴的懷晉眼中閃過一絲愁緒,卻不打算髮問,而是騎馬先行了。
昨晚暴雨,今日的天氣卻格外燦爛。
宋氏安頓好眾人,獨自來到河邊,看着流水東逝,想起失去的兩子,宋氏悲從中來。
忽然,對岸一個小小的身影吸引了她的目光,宋氏疾步走到河邊。
看清對岸的草地上竟然躺着一個小兒後,宋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