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三年度高三上冊第一次月考》[二零二三年度高三上冊第一次月考] - 第2章

是她死後的第二年,也就是說她重生並且穿越到了一個與自己名字一模一樣的學渣身上?
  江稚魚連忙舉起反光的筆盒在臉上照了照。
  這張臉與之前自己那副清秀的樣子長的大不相同。
  臉頰上長了許多紅腫而又厚重的青春痘,還戴着一個透明的眼鏡,只是黑色框架的邊角之上油漬也早已積累着十分厚重。
  而身上穿着的校服也已經枯黃不堪,像是許久沒有洗過一般,散發出絲絲酸臭。
  結合班級上同學們的態度,她,江稚魚猜都不用猜,原先這個身體里住着的那個靈魂性格怯弱,時常遭受到欺負。
與上輩子截然相反,由於先前算是在學校內小有名氣,同學們都對她非常友好,甚至親切的稱呼她為魚姐。
  不過現在身材微胖的身材,看過去極其的硬朗結實,與上輩子病怏怏的模樣相比之下這點還是極好。
  「好了,好了,咋們也別笑她了,免得又去老師那邊打小報告說我們欺負她。」
何詩朵尖銳的聲音在空中瀰漫。
  這彷彿是故意挑起笑柄的話語,班上同學不但沒有消停反而笑得更大聲了。
  坐在後桌的短頭髮敲了敲桌子,「大家別笑,這種人等會又哭了。」
  江稚魚環視了一圈班級,一張張皆為嘲笑的嘴臉。
  這能忍?
  她立馬拍桌而起,惡狠狠的盯着高挑的何詩朵。
  何詩朵顯然被向來懦弱的江稚魚突如其來硬氣所嚇到,瞳孔震驚着的連連後退。
  班上同學也紛紛安靜了下來。
  江稚魚也沒講話,徑直朝門外走去,門口處拐角處林燁辭手中抱着着一打試題,迎頭相撞上。
二人對視一眼,江稚魚沒有停留依舊急匆匆的往外走。
  「她怎麼今天忽然硬氣起來了?」
  「不知道,都快上課了,也不知道她去哪。」
  討論幾番後,上課鈴打響室外玩樂的同學們都回了教室。
  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行色匆匆的從門外走進,一條長長的藤編就那樣放在桌邊,面容上帶着怒不可遏道,「這次,我們班月考平均分是全年級最低。」
  全班儼然安靜。
  「不過林燁辭依然是全年級第一名,但是光靠他也沒用啊。」
  班主任揮動着長鞭子,不間斷的敲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