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封鬼榜》[惡搞封鬼榜] - 第2章 威逼慫恿,武庚起兵

上回書說到三王慫恿武庚起兵造反,氣勢洶洶殺向西岐。

要說起武庚這人不算是什麼壞人。早在文王困求羑里之時,就經常派人偷偷給姬昌送一些生活用品。在朝中屢次進諫反對其父各種暴政,紂王均不予理睬。而且武庚與各鎮諸侯交好,經常周遊列國,體察民情,深受百姓愛戴,厭倦其父酒池肉林的深宮,常年居住於叔叔微子啟家。

武王伐紂,破城之後,命商容主政,商容年歲高邁,遂薦舉武庚擔任殷侯,武王恩准。

殷商百姓在他治理之下,各行各業,井井有條,萬中樂業。在武庚心裏壓根兒就沒想過造反。

常言說得好,不怕沒好事兒就怕沒好人。武王姬發這三個弟弟,管叔、蔡叔、霍叔。尤其是管叔,有勇無謀,心裏本就不服姬發,覺得滅商之後,我衝鋒陷陣,勇冠三軍。天下之主怎麼也得是我呀!而且蔡叔,霍叔死聽他的。

哥仨沒事兒就在一起喝酒,抱怨。喝醉了就指着西岐的方向大罵,把我們派到這鳥不拉屎的荒蠻之地駐紮,你們卻整日在富庶的西岐歌舞昇平。這也就算了,可我們想辦什麼事,還得經過你們同意,不公平…不公平…

前文書說了,姜子牙遠在昆崙山所以半個月才接到姬發去世的消息,前去祭奠,他這三個弟弟是拖了半個月才去祭拜,要不是信使反覆催問,甚至都不想去。

姬發死後,更不服成王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了。怎奈多少也得顧及一些親情。這時出現一個小人,正是被封廉貞星的費仲的親侄子名叫費武。費仲死後,無子,侄子接替了他的職務,仍然在朝為官,武王滅商之後,費武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越軌之處。

武王見其穩妥不像其叔父,隨留用,姜子牙和散大夫不這麼看,說此人面帶忠厚,內藏奸詐,未言先笑多為小人。聽宮人們說,他原來沒少給費仲出壞主意,雖然罪不至死,也決不堪大用,便將官職一擼到底。

從丞相擼到驛馬丞也就是送信的頭頭,費武憤憤不平,連武庚都懷恨在心,心說你也不在姬發麵前給我美言幾句。讓我落得如此狼狽,你們等着我呢!

因為職務原因,此人經常遊走於管叔等人府邸之間,因為熟了也經常攀談,見到三王多有抱怨武王和朝中大臣之語,也嘗試着說,三位王叔論資排輩兒,本該是天下之主,怎能久居人下,尤其是成王,他畢竟還是個孩童。三位王叔久居宮闈,可能不清楚,天下百姓無不傾向於您三位的,尤其是管叔,現在四海昇平,百姓安居樂業,都是仰仗王叔天威啊!

管叔心裏美的要死。忙問,百姓們都是這麼說的嗎?

對呀!這都是我在各個諸侯封地之間送信時聽到的,這是天下百姓真正的心聲啊!

三位王叔功高蓋世,本應榮華加身,主政天下,如今卻被派到這苦寒之地,實在是委屈您三位了!

說著還假惺惺擠出幾滴眼淚!

那你說怎麼辦?

小人不敢說。

但說無妨。

嗯!小人覺得,定是周公旦畢公高等人把持朝政,想要篡位,才把三位王叔封在外地,省的跟他奪權。

三人互相看看,你繼續說。

依小人之見,可讓殷侯武庚出面帶頭,您三位背後指揮,聯合其他諸侯,保舉王叔回朝監國,如果朝中奸佞不聽,王叔正好讓殷侯起兵,以為成王清君側為名,您直接班師回朝。誰敢阻攔,這麼一來,大事可定。退一萬步來講,就算不成功,跟您三位也沒有什麼厲害關係,因為挑頭的是殷侯嘛。

三王聽完哈哈大笑。好主意。好主意。

費武走後,管叔三人一合計,費武說的有道理,可真要起兵,兄弟相互爭權,豈不被天下人恥笑。

霍叔說,費武剛才不是說武庚嘛,他在咱手心裏攥着,就讓他挑頭,成了也是咱哥們兒的,敗了責任就是他的。我們左右也不吃虧。就按照費武說的辦,清君側!

咱們先合計一下,如果四哥周公旦態度強硬鬧掰了,我們殺回西岐,這五關都有什麼人物,多少兵力?霍叔一擺手,都是我原來的部將,我都不用出馬,令牌一舉,爾等都得出城跪拜迎接。只是界牌關守將。黃飛虎的父親黃滾可不好惹。而且忠於西岐。別看年歲大了,手裡一把金背砍山刀可不是吃素的。而且手下一員戰將,李斌,手使一條大槍,武藝精通據說出自老匹夫姜尚之手,還會什麼洲明五雷令。汜水關新換的主將王帥,副將張迅,都不簡單。王帥有法寶華為鏡,據說能千里傳音,風雨無阻,千米之內,鏡光一閃能攝人魂魄。尤其是張迅身高過丈,膀闊腰圓,力大無窮,有萬夫不擋之勇。手上一對雙王娃娃槊勇冠三軍。而且善使飛鏢,聽說有大鏢四支小鏢兩支,同時扔出,彈無虛發,人稱四帶二。主要就是姜尚,萬一……

蔡叔算是三人當中腦子最好使的了,聽完一樂,不足為慮,姜子牙主持完封神大典也回昆崙山玉虛宮了。其他路路之輩,像什麼武吉,南宮适等,在我們兄弟面前不足掛齒。就算姜子牙在,他能如何,我們弟兄之間的事還輪不到他一個外人插手。再說了,他年紀那麼大了,還有什麼本事,最多也就請人幫忙。原來咱不清楚,伐商之後明白了,神仙不能隨意插手人間之事。否則會遭雷劫天譴。神仙更不傻。

此時費武跑到武庚的住處,武庚還挺喜歡這人,身量不高,一副娃娃臉,不笑不說話,一笑一齜牙。成天跟個喜面佛似的。

一見面跪倒於地,恭喜大王,賀喜大王,他這兩句話,把武庚嚇一跳,看看四下無人,費武你瘋了不成,我現在是大周商地的殷侯,怎能叫我大王。你想死別連累我。

大王有所不知,管叔,等三位王叔有意保你重奪商湯天下。屆時您不就是大王了嗎?

你住口。

殷侯你聽我說,是這麼這麼回事。費武把經過一說。

武庚一擺手,費武你多慮了,三位王叔定是在試探於我。現在天下初定,人心不穩,定是怕我趁此時機起兵造反,才假意來試探。現在百姓安居樂業,休養生息,誰做大王不是要天下太平,何況武王姬發賢德佈於四海,萬眾傾心,諸天正神護法西岐。可謂難得的盛世,就算我商湯天下始祖也無不期望如此,以後此話休要提起。退下去吧!

殷侯。

退下。

是。

費武弄個燒雞大窩脖兒。心想武庚啊武庚,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