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封鬼榜》[惡搞封鬼榜] - 第1章 武王歸天,三王叛反

封神榜武王伐商

周天子裂土封疆

姬發魂游玉虛宮

姜呂望再戰疆場

那一日姜子牙封神台前,分封諸天三百六十五路正神完畢,霎時間,封神台上滿天華彩,霞光萬道,瑞彩千條,諸神循序歸位。

與此同時武王姬發,大封群臣諸侯七十一國,重重加封姜尚為齊侯且攝政監國。設封地於齊魯營邱。天下大定,百姓安居樂業,得以休養生息,普天同慶。

可姜子牙一心向道,自覺使命完成,不願貪戀人間富貴,遂向武王薦舉周公旦監國。同時也要辭去齊國封地,決意歸隱,姬發苦苦挽留,未能如願。武王隨率領百官出城相送數十里,君臣二人才灑淚分別!

回到昆崙山玉虛宮,面見元始天尊交旨,準備返還封神榜,杏黃旗,打神鞭。

元始天尊說道,子牙,此物你且留在身邊,你塵緣未了,暫時在此潛心修道。不需幾日還要再下崑崙。

姜尚不解,師尊,封神大典已畢,諸天正神歸位,不知還有何事。

老天尊說到,世有人神鬼三界。

想當初三教籤押封神榜,人間興周伐紂均已完畢!唯獨幽冥鬼界至今不成體系混亂不堪!

你打開封神榜一看便知,姜尚打開一看,不知何時,封神榜變成了封鬼榜。

師尊那……

徒兒你本與仙道無緣,無須多問。屆時自然知曉。此事也非同小可,辦完以後,你應該就與仙道有緣了……下去吧!過幾日我也要閉關修鍊混元道果了。

姜尚回到房中,想想師父剛才說的話,不知是喜是憂。

這日正在洞中打坐,神遊太虛。只覺得耳鳴眼跳,心神不寧,面前電光一閃,見一人面部霧氣籠罩,走到跟前,口稱相父保重,姬發前來拜別…姜尚一驚,叫到武王……

此時有小道童前來傳話,啟稟姜師叔,西岐差人前來送信,武王姬發歸天,長子姬誦繼位,成王。因路途遙遠,已半月有餘啦!

姜尚聽完好一陣難過!辭別師父,前往西岐弔唁,剛來到西岐城外,只見三駕馬車從城中疾馳而出,踢倒無數商販,驚的雞飛狗跳,塵土飛揚。

來到皇宮,宮人稟報。新主周成王姬誦,率領百官相應。姜尚匍匐於地,姜尚參見成王。

周成王姬誦,今年十三歲,趕忙攙扶,姜爺爺千萬不可。趕忙讓進大殿,旁有周公旦,畢公高等人相陪。

姜尚說道,我想先去祭奠一下武王。成王陪同,百官隨行,祭拜結束,回宮途中,問周公旦,我剛到城門之時,有三駕馬車,都是諸侯的專用車駕,疾馳而過,不知是哪些封地的諸侯。他們又有什麼急事?

周公旦說,丞相走後,武王終日魂不守舍,也怕日後殷商死灰復燃,便與我商議,最終得出以殷治殷之策。隨封紂王之子,武庚於朝歌。同時又派遣我們兄弟管叔、蔡叔、霍叔三人在殷都附近建立邶、鄘、衛三國以監國為名,監視武庚。剛才出城的便是管叔,蔡叔,霍叔,他們弟兄三人。

姜尚眉頭稍稍一皺,被周公旦發現,忙問丞相此舉可有什麼不妥之處?

姜尚趕忙擺手,不曾不曾,只是此三子年幼之時便頑劣不堪。兩軍陣前衝鋒陷陣尚可,安邦治國,卻不知能否擔此大任?

周公旦苦笑一聲,丞相,伐殷之後,雖然看似天下一統,可文臣武將也相繼離世,分封七十一國又走了一批。尤其是您走後,武吉元帥也要歸隱,朝中此時無人可用呀!

成王也說,姜爺爺,你別走了好不好。相府一直給您留着呢,百官跪倒,丞相留下吧!哪怕三五載也好。

姜尚手捻銀髯點點頭,好吧!待我休書一封,派人送去昆崙山玉虛宮面承……

話音未落,大殿外飄飄然落下一位神人,姜尚定睛觀看,原來是人稱地仙之祖的鎮元大仙,只見鎮元子從懷中掏出一封信,交到姜尚手中,姜尚展書觀瞧,上寫。

諸天星宿歸什麼什麼。

什麼什麼封神什麼。

朝歌什麼三方位

紫薇星動又什麼什麼。

東嶽大帝黃飛虎

執掌幽冥十八層

封鬼台上狼煙起

晃動乾坤又一重

信好像讓水泡了,幾行字看不清。

子牙,我最近雲遊四海,到了昆崙山玉虛宮,拜見了老天尊,臨走之時,他老人家讓我捎給你的,對了,這還有一個錦囊,說危機時刻可以幫你。不巧的是途中天降大雨,把信弄**。

姜尚說,有勞道兄了!只是字跡不全,實在不好理解。

鎮元子說:「也好辦,這上面不是提到黃飛虎了嗎?你問問他,或許就清楚了…」

當夜晚間,姜子牙擺下法壇,晃動杏黃旗,東嶽大帝黃飛虎前來,喊了三遍,別說黃飛虎沒來,連個燕巴虎都沒來。

姜尚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