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仙狂少/都市修仙狂少》[都市修仙狂少/都市修仙狂少] - 第001章不再虛

「廢物,拎兩盒月餅就昏倒了。」

「那麼虛弱,還娶那麼漂亮的老婆,頭上肯定綠油油,哈哈哈。」

「不是娶,是入贅吃軟飯。」

「男人那麼沒用,為什麼不去死。」

……

黃清抱頭坐在紙板上稍息,昏昏沉沉。

聽着同事們毫不遮掩的嘲諷羞辱,有氣無力,好恨自己沒用。

天生體虛,手無縛雞之力,爬三樓就氣喘吁吁,他也實在是沒法。

「清哥,你別嚇我呀。」耳邊傳來了一個女孩子帶着哭腔的聲音。

她是公司新來不久的前台寧佳,接到行政部總監的通知,叫幾個男同事去負二層的停車場搬中秋節的月餅等員工福利。

來晚了一步,就聽說黃清昏過去了。

「寧佳,別管他,死不了。」

「死了也不關你的事。」

「他明明就是裝病偷懶。」

「一個大男人,那麼沒用,死了省的浪費糧食。」

幾個男同事,在為首鷹鉤鼻男子的指揮下,從車上把一提一提的月餅拎下來,碼在手推車上。

一邊嘲諷黃清,一邊安慰美女前台。

鷹鉤鼻的男子,甚至還對着黃清的坐的地方,連呸了幾口,滿臉鄙視和嫌棄。

他也是姓白,很受大老闆喜歡,可不怕黃清這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窩囊廢上門女婿。

「清哥,你說話呀,要不要去醫院看一下。」

寧佳蹲在黃清的旁邊,扶着黃清的肩膀,滿臉憂慮之色,並不理會眾人的嘲諷之辭。

黃清擺頭。

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猶如觸電。

一股強大的意念如滔滔江水,灌輸進了他的腦海中,他頓時變得神清氣爽,精神抖擻,猶如神助。

半晌後,他明白了一切。

以前他的思想,只是黃清設置預留的一絲普通魂念。

身體,只是一個虛弱的備胎。

真正的黃清,是一名在華夏的深山老林中修鍊了五千年的散修,一代仙尊。

在闖三界之門苦海關的時候,因為幾份情債未還,道心不穩,有漏遭劫,屍骨化盡,修為盡失。

元神,被遣返打回。

黃清站起身來,心中感慨,五千年苦修,功敗垂成。

這一生,還得從頭再來。

幾筆情債,必須還清。

「清哥,你好些了吧?」寧佳見黃清恢復了正常,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發現黃清似乎與以前有些不同了。

他的眉宇間多了幾分英氣,眼神也變得凌厲有神,深邃中帶着一點滄桑的感覺。

之前的黃清目光如水,很溫柔,只是軟綿綿的很無力,像只產後患有嚴重抑鬱症的母貓。

相比之下,此時的黃清,更有男性的魅力。

1.8米的身高,容貌俊偉,五官端正,稜角分明,劍眉星目,霸氣凜然,眼神深沉如古井。

「只是太瘦,再強壯些就更好了。」寧佳看的呆了呆,心中痴痴的想。

「我沒事。」黃清掃了一眼高挑豐滿的寧佳,微微一笑。

對這個一直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善良女孩,他甚有好感。

其他人早就搬着月餅上樓去了,電梯再次下來,二人進了電梯,回了辦公室。

剛回到辦公室,手機響了。

黃清拿起來一看,是母親打來的,便快步走出了企劃部的辦公室,走到了旁邊的樓梯間,才接起來。

「老二,發工資了吧?」

「你跟岳父岳母的關係怎樣,在他們家沒被欺負吧,飯能吃飽嗎?」

「跟你老婆白冰鈺的關係還好吧?」

母親一連串的問題甩了出來,絮絮叨叨,沒完沒了。

黃清只得連連說好,一切正常。

鋪墊完之後,母親很快就切入了正題,邏輯也清晰起來,訴求明確:

「你大哥談了個女朋友。那姑娘啥都好,跟你一樣,還是個大學生。」

「只是他們家要二十萬的彩禮,現在還差八萬塊錢,你——」

「我沒錢。」黃清打斷了母親的話,沒好氣的說道。

他只是企劃部的一名普通文案,每個月的工資只是abc 五百塊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