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 - 第4章

景德山莊是臨江城最奢華的酒店之一,位處當地最高的紫銀山山頂。

天氣好的時候,可以俯覽大半個臨江城。

蘇淵被保安攔在紅線外。

不一會兒,身後傳來熟悉的體香味。

轉身看見林初墨站在身後,氣質清冷,五官精緻,膚若凝脂,美眸若星辰剔透,光是站在這兒,便引來無數男女側目。

山上略有微風,吹着她abc 青絲輕舞,美的不可方物。

正所謂林中有畫,如若初墨。

「你就穿這一身來的?」林初墨美眸掃視蘇淵一身。

白T恤,洗的發白牛仔褲,回力鞋,全身加一起不超過200塊錢,連守門的門衛都比他高貴。

「有點破,可很乾凈。」蘇淵摸了一下袖子。

衣服是蘇晴特意洗的。

蘇淵不願意,蘇晴還生氣。

說男孩子粗心,洗的不幹凈,還容易洗皺了。

林初墨不滿皺眉,卻也沒說什麼。

反正過不久,兩人就沒關係了。

「江老出院,是一樁大喜事,臨江城鄉紳富豪都會到場。」

「另外,奶奶和大伯也在,進去後你別亂說話,出了事情誰都保不了你。」

林初墨提着禮盒往裡走。

對了,忘記準備禮物了。

蘇淵一拍腦袋,又有些無奈。

哪怕他借錢買幾千塊錢禮物,對於江家跟垃圾沒什麼區別。

突然想起什麼,從口袋裡摸出一枚玉佩。

這是昨天江雲煙送給他的。

雖然蘇淵不懂玉,但玉佩顏色鮮艷,手感溫潤,加上對方也不是什麼俗人,送的東西必然不凡,應該能拿的出手。

蘇淵揣好玉佩,快步跟上道:「謝謝你,安排人照顧我姐姐。」

林初墨表情不變,淡淡道:「我是不想讓你三心二意,說了不該說的話,丟我林家的臉。」

聲音清冷,充滿冷傲。

蘇淵心窩卻浮現暖意。

她還是想着自己的。

酒店露天平台。

紅地毯、小提琴,各個男女身着高貴禮服,舉着酒杯互相推諉。

蘇淵出現在這兒,引起不少人異樣的目光。

關於林家收一個廢物的上門女婿,早已成了大眾笑談。

蘇淵走過時,旁邊的富家男女毫不避嫌的捂住口鼻,彷彿蘇淵身上有着什麼窮人惡臭味似的。

蘇淵毫不在意,他跟着林初墨在偏僻小角落找到了林家。

作為臨江城霸主,江家具有極深的財力、權利。

曾經有個金礦老闆兒子不識抬舉,在一次酒會上輕薄了江家嫡系女子,被江家當場打死,沉入江底。

事後金礦老闆聯合其他富商對付江家。

結果江王江恆山出面,一夜之間將所有人剷除,上百億的資源破產清算。

沒人了解江家真實底蘊,只知道得罪江家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林家只是臨江城普普通通的三線家族,能被江家招待都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喜事,自然沒有半分不滿。

「妹妹,你怎麼這麼晚才來。」

「上次給你介紹劉家大少你聊的怎麼樣了。」

「這次來了不少富家姊弟,我看王聰少很不錯,家裡又開了兩座煤礦,要不要給你牽個線啊?」

堂姐林雪麗以及幾個親戚立馬過來七嘴八舌議論着,完全把旁邊的蘇淵當成了空氣。

蘇淵習慣被挖苦,一句話都沒說。

堂姐夫於成偉不會放過任何羞辱蘇淵的機會。

「蘇淵,最近我和天虹集團簽了500萬訂單,在隔壁縣開了一家分公司,正缺一個清潔工,一個月3000,要不要來試試?」

於成偉話裡帶刺,看着蘇淵眼神隱隱有些嫉恨。

論起長相和能力,大姐林雪麗跟林初墨相差太多了。

但凡有機會,他都會踩一腳蘇淵,以凸顯自己的強大。

蘇淵平靜道:「不用,我有辦法賺錢。」

換做以前,他再委屈也會答應下來,畢竟姐姐治病需要錢。

可今非昔比了。

「也是,你右手殘疾,去天橋底下當乞丐,一天下來也能討點飯錢。」

林雪麗搭話,引起親戚們一陣鬨笑。

大伯林興學是這群親戚中輩分最大的,也是個醫學教授,知識分子。

他見蘇淵兩手空空,不滿道:「蘇淵,這次來給江王道賀,你怎麼沒有準備禮物?」

不等蘇淵說什麼,林興學不留情面道:「你讓我怎麼說你,太沒點出息了。江家供你吃喝,可不是讓你出來丟人的。」

蘇淵平靜道:「我準備禮物了。」

林初墨欲要將禮物交給蘇淵解圍,卻看到蘇淵拿出玉佩,頓時愣住了。

「呦,這是什麼玩意兒?」

唯恐蘇淵收回去,於成偉一步上前將玉佩搶到手裡。

「顏色太假了,一看就是玻璃的。」

「連個像樣的禮盒都沒有,該不會是路邊攤買的吧?」

「你該不會是故意來砸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