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都市超能棄婿] - 第1章

「你姐姐淋巴癌晚期了,明天準備五萬化療,不然接回家準備後事吧。」

醫生的話猶如一根根針扎在蘇淵的心窩。

蘇淵無力的癱在地上,手裡攥着四枚硬幣,這是他僅剩的四塊錢了。

能哭出來是好事,可他絕望到哭都哭不出來了。

蘇淵從小沒有父母,姐姐蘇晴是他最親的人。

姐姐為了供他讀書,更是偷偷放棄學業進城打工。

去年姐姐一次加班暈倒被送到醫院,查出了淋巴癌。

屋漏偏逢連夜雨,蘇淵遭人毆打,右手粉碎性骨折。

雖然治好了,但留下後遺症,連筷子都拿不穩。

走到哪都被人歧視,連打零工都沒人要。

後來有人讓他去林家當一年的上門女婿。

說是林家有難,找人上門沖喜。

蘇淵八字夠硬,剛好符合要求。

他在林家倍受歧視屈辱,用尊嚴換來的50萬很快也花光了。

無盡的醫藥費猶如一座大山,壓得蘇淵喘不過氣。

前陣子借高利貸湊了一點錢,連朵水花都沒見着,又要繳5萬。

他已經山窮水盡,上哪再湊錢啊。

可姐姐的病是為自己累出來的,他決不能看着姐姐受折磨死去。

蘇淵攥緊拳頭,右手五指彎曲,使不上力氣在顫抖:「五萬,就算賠掉我這條爛命,也要湊到這五萬塊錢!」

蘇淵去小賣鋪花3塊錢買了一瓶純牛奶,讓護士幫忙帶給姐姐。

用僅剩下的一塊錢坐公交車,去見一個他最不想見的人,大學室友,也是他大學創業的合作夥伴,王向東。

當年蘇淵考上了958大學,並在第一年拿到特等獎學金,靠着這第一桶金帶着王向東一起創業。

三年發展,公司頗有規模。

後來蘇淵為了照顧姐姐,將公司大權移交給王向東。

結果王向東夥同其他人將蘇淵架空,並趕出了公司。

蘇淵找王向東理論,被他找人堵在辦公室圍毆。

蘇淵的右手,就是被王向東用鐵棍親手砸廢的。

哪怕蘇淵有一點點辦法,他都不會放下尊嚴找王向東借錢的。

可他沒辦法,他必須要救姐姐!

即便另一隻手被打斷,他也要借這五萬塊錢!

這時候,上來一個老頭,拄着拐杖,腿腳不利索。

車上人不少,可沒人讓位。

蘇淵沒想太多,起身讓位。

公交車猛地發動,蘇淵下意識用最近的右手抓着欄杆,卻使不上力氣,險些摔倒了。

「你手受過傷,還給我這個老頭讓座?」老頭眼尖問。

蘇淵一愣,笑道:「小毛病。」

說著,他換了一隻手抓着。

「好人吶。」老頭感慨道。

蘇淵笑笑,沒說什麼,看着窗外憂心忡忡。

半小時後,蘇淵站在公司門口。

頂着太陽曬了兩三分鐘,他才決定進去。

辦公室里坐着二三十人打電話,粗話連篇,空氣中充滿着一股刺鼻的煙臭味。

蘇淵一進門,辦公室立馬安靜了,齊刷刷看了過來。

「呦,這不是蘇總嗎,什麼風把您吹來了。」一個梳着大背頭的高瘦黃毛男走來,在蘇淵臉上哈一口煙。

此人叫陳淦,王向東的狗腿子。

蘇淵平靜道:「我要見王向東。」

「別急,我先把你介紹給其他人認識。」

陳淦摟着蘇淵脖子,扯開嗓子道:「都來瞧瞧,這位是我們公司上一任老闆,蘇淵,就是大半年前轟動全城,去林家沖喜的上門女婿。」

「你說你當上門女婿,天天給女人洗腳做飯,還在家刷馬桶,連個保姆都不如,你還是個男人?」

「陳淦,別搞得太難堪了。」

「哎呦呦,你還硬氣了,說吧,你來幹什麼的?」

蘇淵憋屈道:「借錢。」

「你說什麼?」陳淦明明已經聽清了,他卻還裝作沒聽見,耳朵貼過去:「大聲點,你要什麼?」

從他嘴裏飄的煙臭味讓蘇淵噁心想吐。

蘇淵咬牙一字一字道:「借錢。」

「你要借錢?」陳淦誇張大叫:「你可是林家的上門女婿,天天哄女人,吃軟飯,手裡還缺錢啊?」

「我姐姐重病,需五萬塊錢醫藥費。」

「你一個殘廢,刷馬桶都沒人要,拿什麼還五萬塊錢?」

陳淦拿起蘇淵無力的右手,眼裡充滿了挑釁與戲弄。

「人命關天,我真很需要這筆錢。」

「死的是你姐姐,跟老子有什麼關係?」

陳淦呸蘇淵一臉口水,譏笑道:「還拿自己當老闆呢?現在你只是瘸了手的土狗,想借錢,做夢吧。」

蘇淵滿眼絕望。

「陳淦,哪來的死狗,還不轟出去?」一個體型微胖的男子從辦公室走出來,王向東。

陳淦給王向東點一支煙道:「王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