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木不成霖》[獨木不成霖] - 第2章 好久不見

接下來幾天紀莞書一直呆在畫室里倒是沒有遇到熟人,姜澳那個大喇叭肯定到處說了,那個人卻沒有出現,是不是說明他也早就放下她了……

紀莞書晃了晃頭,算了還是當一條鹹魚吧。「小夏,幫我準備一下工具,幫我放在302畫室。」小夏是林璇新招的畫室助手,年紀小但是很能幹。等紀莞書放下畫筆,月亮已經懸在夜空中,畫室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她輕微咳了兩聲,剛鎖上畫室門,一輛車停在了路邊,車窗降下後排的人丟下來個字「上車」又升了上去,輕飄飄的兩個字卻不容抗拒。紀莞書低着頭,睫毛顫了顫,上了車。

「媽媽。」紀莞書再不情願,還是叫了一聲。「嗯,還知道我是你媽啊?這麼多年了,回來了也不說,去哪了也不說,你眼裡有我嗎?有我這個媽嗎?和你爸一樣自私,冷血。」馮青對着她丟下了一段謾罵,就不再開口,一路無言。

直到快到目的地,才對着她打量了一番「你王叔叔聽說你回來了,想要見你,你最好在他目前不要給我露出這種要死不活的樣子,高興一點,他喜歡和和睦睦的家庭。」

紀莞書扭頭看向窗外不斷倒退的夜色,默默的想,呵,這麼多年了馮女士還是這麼討厭自己。

進了別墅,一個穿着西裝的中年男子笑着迎了上來,「小書啊,這麼些年沒見,都長這麼漂亮啦,哈哈哈真是女大十八變。」紀莞書掩住眼裡的嘲諷,叫了聲王叔叔。「好好好,快坐。」

紀莞書剛坐下來就聽到樓上傳來輕快又甜美的女聲,「媽媽,你回來了嗎?我找不到我的禮服了,明天晚會就要穿,你幫我放哪了?」隨即一個穿着睡衣的女孩出現在樓梯口,對上紀莞書的視線一愣。

「小涵啊,媽媽待會幫你找找,家裡來客人了,下來一起坐,你也好久沒見到小書了吧。」馮青笑眯眯的對她招招手。

紀莞書心裏冷笑,對着親生女兒不聞不問卻在別人家裝賢妻良母,真是可笑至極。

「好久不見啊莞書,這些年怎麼不聯繫媽媽,讓她三天兩頭為你難過。」王橙涵心裏暗暗揣測紀莞書突然回來的原因,面上卻不動聲色,坐到了馮青的身邊。

「她這不是有你這個女兒了嗎,回不回來不都一樣。」紀莞書看她一臉的挑釁只覺得無趣。

「怎麼說話呢!真讓媽媽心寒,你和小涵對我來說都一樣,回來了也好,多和姐姐學習學習,怎麼當一個大家閨秀。」馮青皺了皺眉,只覺得這女兒就是來克她的,說話非要帶個刺。

「好了好了,小書肯定是剛回來還沒適應,不如今天就住家裡吧?我讓李嫂把客房理理。」王鑫笑着出來打圓場,心裏卻另有打算。

「不用了,我有地方住,走了,以後也不用叫我回來。」紀莞書看着一家子的虛偽只覺得噁心,站起來不顧身後馮青的質問向外走去。

王涵橙越想越慌,找借口回到了房間立馬撥出了一個電話,「給我查一個女人,叫紀莞書,她回國後的所有一舉一動我都要知道!」

紀莞書走出小區發現還是打不到車,心想什麼鬼地方,果然是遇到馮女士就倒霉。

她也沒忽略王橙涵見到她那一剎露出的慌亂,為什麼會是這個神情呢…

紀莞書默默思索着,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喇叭,她被嚇的一回頭,只見一輛黑車緩緩在她身邊停下,夜色瀰漫,壓根看不出車裡的人。

她盯着看了一會,車裡的人也沒有下車和降車窗的意思,便快步向前走去。

怎麼回事,不會是遇到什麼變態了吧……難道是馮女士氣不過找人來綁自己回去?

身後突然傳來開門聲,接着是不緊不慢的腳步。路燈下,紀莞書的身影一點一點的被身後人的影子覆蓋。

她這破身體也不能快跑,再這樣下去,還沒被抓都要被嚇出病來,紀莞書捏緊手裡的包,心裏默念三、二、一…把包用力向後甩去。

身後的男人傳來一聲悶哼,像是萬萬沒想到會被砸,隨即她感覺包帶被男人拽住,還來不及放手就連同她一起被扯進了男人的懷抱。

紀莞書抬眼看向抱着自己的人,背後路燈的光勾勒出他硬朗的臉部輪廓,隨即對上了一雙黑褐色略顯鋒利的眼眸,正緊緊的盯着自己。

她略顯慌張的低下眼眸,卷翹的睫毛顫了顫。居然是姜冬霖…….紀莞書想過很多種重逢的畫面,但唯獨沒想過,會是以她掄起包砸他的頭為開端。

這麼些年不見,應該說些什麼?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想保持距離。擋在胸前的手掙扎着想從他的懷裡退出,一雙修長的手卻伸到背後,將自己抱得更緊。

「別動。」一股松樹般冷冽的味道將她包圍,她感覺自己快呼吸不過來了。

誰能告訴她,這是什麼情況?!分手五年的前男友尾隨自己只為求個抱抱?

「那個…要不你先放手,我快喘不上氣了。」紀莞書話音剛落,就感覺姜冬霖抱着自己的手收緊了一點又緩緩放下。

紀莞書立馬向後退了兩步,「好巧,你,,怎麼在這?」

漆黑的夜色中,姜冬霖不答,只是低頭看着她,幾年不見,他的小朋友好像有了許多變化,肌膚白皙,長長的睫毛掩住了低垂的眼眸,素麵朝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