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寵暴躁王妃》[獨寵暴躁王妃] - 第3章 長相奇醜

鳳傾顏惡狠狠的看着鳳傾。
鳳傾這醜八怪讓她如此丟人,又被這麼多人看猴兒似得圍觀,此仇不報,她寢食難安!
鳳傾眼神譏誚地瞧着兩人,冷笑道:「我和墨王的婚約可是陛下賜的,你們兩人苟合,破壞婚約,豈不是也對陛下不敬?」
一個是對容妃不敬,一個是對皇上不敬……若是論起來,當然是她和墨王的罪更大!
鳳輕顏眼神閃爍,有些手足無措。
她本想給鳳傾扣個大帽子,卻不想被鳳傾反扣了一頂更大的!
「鳳傾,你還敢狡辯?」
景墨梵臉色鐵青,厲聲吩咐隨隊的侍衛:「都杵在原地做什麼?
把這賤女人抓起來!」
隨隊的護衛立刻攔住了鳳傾,把去路圍了個水泄不通。
鳳傾毫不畏懼,黑如點墨的眸子里盛滿了寒意:「怎麼,墨王殿下是想當街殺人滅口嗎?」
景墨梵獰笑一聲:「你當街毆打王爺,本王要送你去官府問責!」
鳳傾想撕破臉皮?
那就撕破臉皮好了!
姜家的權勢他可以不要,但今天的仇,必須得報!
侍衛們立刻動手要抓捕鳳傾,鳳傾眸光一寒,剛想動作,卻見旁邊酒樓上一個玄衣男子從天而降,高大挺拔的身體,穩如泰山地擋在了鳳傾面前。
這男子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嘴唇菲薄,深邃立體,隱隱帶了一絲混血味道。
只是,渾身都散發著淡淡的殺氣,氣勢駭人。
「夜王殿下?
夜王殿下回京了?」
百姓們頓時興奮了起來,恭敬虔誠地行禮叩拜:「見過夜王殿下!」
「見過戰神!」
鳳傾瞳孔一緊,眉頭蹙了起來。
此人,竟是夜王景夜寒?
傳聞說景夜寒殺伐決斷,縱橫沙場數年,從未輸過一場戰役,是大衍百姓心中的戰無不勝神!
可他冷酷無情,少言寡語,現在主動出來摻和這場鬧劇,難道是怕事情鬧大對景墨梵不利?
「老四,你怎麼來了?
我正準備把這鬧事兒的賤女人送進大牢呢!」
景墨梵眼神閃爍了兩下,有些畏懼地盯着景夜寒問道。
他向來怕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弟弟,景夜寒突然出現在大街上,他心跳竟然沒出息地加速不少。
「三哥, 做錯了事還仗勢欺人,在軍中可是要被亂棍打死的。」
景夜寒眼神森冷地盯着景夜寒,渾身都散發著駭人的氣息。
看着那抹笑意,鳳傾手指不自覺地捏緊了。
這人身上的威壓極強,是真正殺過人才有的氣勢,即便是她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