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戰婿》[第一戰婿] - 第三章 我要她

「你瘋了,你竟敢打我?」

  

  寧沖捂着高高腫起的臉頗簡直不敢相信,這個被自己看好的上門女婿竟敢敢對他動手。

  

  「打你都算是輕的,我媳婦兒說了要殺了你,我現在滿足她的願望。」

  

  秦藝面不改色,一步步逼近寧沖,後者瞬間膽寒。

  

  「你敢殺我嗎,你殺了我你也要死。」

  

  寧沖強裝鎮定,可是隨着秦藝的逼近,冷漠的眼神,還有那作戰靴摩擦地面發出的厚重聲響,他慌了:「別過來,你別過來,我可是寧家的長子。」

  

  「砰」的一聲,話還沒說完的寧沖就被秦藝來了一腳,身子在地上滾了幾滾拖行了好幾米。

  

  「噗」,寧沖一口鮮血噴出,嚇壞了眾人。

  

  「我的天,今天這是大戲啊,這個人真是猛,上門第一天就幹了寧家繼承人,如果沒記錯應該叫聲大哥啊。」

  

  「你個混蛋,你別過來!」

  

  寧沖捂着肚子,只覺得五臟六腑全是疼痛,這一刻他內心從未有過恐慌。

  

  這個「傻子」,寧伊雪說什麼他就做什麼,估計是被那個狐狸精迷了心智,寧沖深刻懷疑自己真有可能死在秦藝手裡。

  

  「敢欺負我預定的老婆,死都是簡單的!」

  

  秦藝輕聲自語,還記得剛剛見到寧伊雪時對方凄憐的模樣。

  

  十年未見,若不是此次僥倖知曉還不知道被這個傢伙欺負成什麼樣。

  

  寧伊雪每流一滴淚他就心疼,因為這個女孩兒在十年前就已經刻進了他的心裏,他都捨不得欺負,別人更不能。

  

  心中滔天怒火,表面上秦藝卻是不動聲色,寧沖就像個皮球毫無反抗之力,一會兒的時間全身布滿腳印的傷痕,鮮血更是流了一地。

  

  若無意外,真的有可能被他活活打死!

  

  「這是個瘋子,不止腦袋有毛病而且瘋了,要死人了。」

  

  眾人大驚,這血腥的場面簡直堪稱電影巨作。

  

  「女兒,你快叫他停下啊,再打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

  

  柳心嵐看着女兒,她也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這個傢伙看起來就是個傻子啊,寧伊雪叫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這…哦哦。」

  

  寧伊雪這時才反應過來,心中略微對秦藝有了些好感的同時也明白出了大事。

  

  此刻她也覺得如果再讓秦藝打下去真有可能打死寧沖,雖然她恨透了寧沖,可是如果真的死了那就大條了。

  

  顧不上多想,寧伊雪慌忙跑到秦藝身邊一把拉住他的手:「停下吧,別打了,夠了!」

  

  「好,我媳婦兒說夠了,那就暫時不打了。」

  

  秦藝無視像一條死狗掙扎不動的寧沖,對寧伊雪微微一笑。

  

  「誰是你媳婦兒?」寧伊雪白了秦藝一眼:「快離開這裡,等下二伯家保鏢過來了就麻煩了,只希望他們不要報警。」

  

  「都是你這個廢物,什麼都不會,還腦子有病,這下好了,寧沖父親和家族不會放過我們。」

  

  柳心嵐狠狠瞪了一眼秦藝,越看越對這個女婿不滿意,想起資料上所說的這個傢伙的一堆劣跡更加覺得女兒吃了大虧。

  

  「別說那麼多了,趕快走吧。」

  

  「從酒店後門走,估計二伯已經得到消息了,快!」

  

  幾人從台上離開,直接混着人群從酒店後廚偏門離開。

  

  打了一輛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