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皇太子》[第一皇太子] - 第2章

陳秀人的下人們,聽到太監的咋呼聲,紛紛跑了出去。
一時間,門外跪拜一地,眾人齊聲高呼:「恭迎女帝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一個穿着金色鳳袍,高貴得不可一世的冷艷美人,從鳳輦上走了下來。
看也不看這些下人,她邁着修長的大腿,直接便朝着陳秀人的寢宮而去。
嚇得一個女侍急忙起身,勸阻道:「女帝娘娘,陳秀人已經歇下,請容奴婢前去通傳。」
女帝冷着臉不答話,只是衝著旁邊一個太監打了個眼色。
後者直接跳出來,一個大嘴巴子抽在了那侍女臉上。
「放肆!
女帝乃六宮之主,現在更是受陛下所託,統領全國朝政!
什麼地方去不得?
你一個小小的賤婢也敢攔了鳳駕?
腦袋不想要了?」
太監尖利的話音一落,嚇得侍女立馬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奴婢不敢!
奴婢不敢!
只是怕陳秀人睡下,容顏不整,衝撞了女帝娘娘!」
「哼!」
女帝直接一聲冷哼,嗤之以鼻的一句,「只怕不是容顏不整,而是衣衫不整吧?
鬼知道陳秀人的後宮,有多少齷齪事。
本帝今個兒還非要見識見識了!」
話音一落,她一使勁兒,直接把門給狠狠推開了。
等到女帝按照原來的計劃,怒氣沖衝進去準備捉姦太子和陳秀人的**,從而達到廢太子的目的時…… 沒曾想,入眼看到的一切,讓女帝徹底傻眼了。
卻見陳秀人的後宮內,太子和她兩人,相對而坐,兩人悠閑的品着茶。
何來的**?
何來的衣衫不整?
見到女帝駕臨,兩人立馬起身。
因為皇帝還健在,太子和女帝算是平級,無須見禮。
可作為六宮之主,陳秀人得行禮,她立馬跪拜,「臣妾恭迎女帝娘娘!」
女帝冷哼一聲,淡淡一句,「免禮!」
楊雲一直在偷偷打量着女帝,只見她儀態端莊,生得是傾國傾城。
唯獨,一張冷若寒霜的俏臉,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
這樣高貴的女人,細細打量,竟然別有一番韻味。
女帝自然也察覺到了太子楊雲那極具侵略性的眼神,這小子可真是大膽!
尤其是那雙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掃描着她全身上下每一寸。
這還是以前那個小心翼翼,說話都不敢大喘氣的懦弱太子嗎?
「殿下真是好雅興!
居然在這深更半夜,來到了儲秀宮?」
女帝若有所指。
她不明白,明明給太子殿下下了葯。
那藥性非常猛,任何一個女人在前,他都不可能把持得住。
可為何?
他和陳秀人竟然相安無事?
「本宮此番前來,與陳秀人吟詩作對,暢談風月,不知有何不可?」
楊雲好一個「吟詩作對,暢談風月」,想到剛才在鋪上發生的事情,陳秀人羞得是面紅耳赤。
女帝冷笑一聲,反問道:「殿下可知,儲秀宮是何處?」
「自是知道!
為皇家挑選秀女之所。」
「既是如此,這深更半夜,殿下擅闖陳秀人深宮,你可知罪!」
話音一落,門外早就等待多時的武太監,紛紛沖了進來。
顯然…… 她是有備而來!
既然沒抓到具體的把柄,但一個擅闖儲秀宮,足夠讓太子萬劫不復了。
「哈哈哈……」 楊雲笑了。
笑得是如此肆無忌憚,如此的平靜。
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蒙了。
夜闖儲秀宮,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