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撿個儲君做夫君》[嫡女重生:撿個儲君做夫君] - 第七章 條件

既然被識破了,田又發不怕認,「便是我有心設局,那也是青逾明心甘情願。他若不來賭,難不成我還能綁他不成。」

青晗自嘲地道:「確實如此,說到底是我父親自己不爭氣,與人無尤。」

「那你還在此與我胡攪蠻纏什麼?」

「我是說若四海賭坊能堂堂正正將青家的每一分錢都贏了去,我不敢有怨言,可恨的是……」

青晗撿起地上一顆骰子在手裡把玩,面露諷刺。

田又發心頭一跳,喉嚨像被掐住般發緊,「你……」

青晗不理他,轉過來與袁夫子說話,「袁夫子,以您的功力,將這骨骰捏開應該不難吧?」

「不難。」

袁夫子之前在江湖行走多年,見識不少,一聽話音便知道她的懷疑。他接過她手上的骨骰,兩指微一用力,白色粉末掉了一地,露出裏面的小銀塊。

青晗譏笑,「田老闆,還有話說嗎?可還覺得這頓砸挨得冤?需不需要我讓袁夫子將您這骰盅里的機關也一併拆了?」

這些都是她前世便知道的。

當時田又發已因殺妻入獄,四海賭坊關了,相關人各散東西,她費了許多心思才查到的。

手段出乎意料的拙劣。

可笑的是,她父親還終日沉迷,不知悔改,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

被拆穿的田又髮腳下踉蹌。

本朝雖不似前朝禁賭,但律法明令禁止**設術,違者鞭八十,流放abc 。這事要是傳揚出去,便是岳丈也保不住他。

「你想怎樣?」她既將人都打發了,應不會將是抖露出去,只不知她究竟意欲何為。

和聰明人說話,確實可是少費些口水。

青晗面色平靜地道:「關了這賭坊。」

田又發跳起,「不可能!」

他以為她頂多詐他點銀子,誰想這丫頭這般狠,還想徹底砸他飯碗!

「青家小娃,休得欺人太甚!你莫以為拿住田爺的短便能為所欲為,田爺可不是吃素的!」

青晗目光疏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