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撿個儲君做夫君》[嫡女重生:撿個儲君做夫君] - 第六章 威脅(2)

救助才幸免於難。袁夫子感激舅舅恩情,自願為簡家服勞三年。

舅舅再三拒絕。奈何袁夫子心意已決,舅舅見他武藝高強,人品尤佳,便留他下來給長子做個武夫子。

兩年多過去了,袁夫子一直呆在簡家細心教導浚表哥,鮮少出門,除非是……

青晗驚喜地道:「舅舅舅母來清原了嗎?」

面對青晗時,袁夫子收斂了面上的寒意,「只夫人與小少爺二人。大少爺隨陳夫子外出訪友,老爺公務繁忙,都沒能同來。」

「真是太好了,我已許久未見舅母與潯表弟了。」

確實很久了,久到她都差點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

青晗心裏一痛。

「晗小姐,還是先解決了眼下的狀況吧。」

「袁夫子說的是。」被袁夫子提醒,青晗這才想起。

她看向田又發,「田老闆,談談如何?」

形勢比人強,田又發焉能說不。

青晗吩咐着青管家等人,「這裡有袁夫子陪我就好,你們暫且退到門外,有什麼事我會大聲呼叫的。」

太危險了。

青管家下意識想拒絕,但旋即又想到小主子方才一系列的表現,沉着冷靜,成竹在胸,沉穩得不像個孩子。

小姐當是有自己的成算吧。

而且有袁夫子這個高手在,應該沒事的。

青管家心下一定,帶着家僕都出去。

青晗瞥了眼那些打手,「田老闆談事時喜歡邊上站着一堆人?」

田老闆略沉吟,對手下使了個眼色。

大漢們也跟着退走。

田又發微頹,「你想談什麼?」

「田老闆,其實若非您行事太過,我亦不會如此行事。」

田又發氣笑,「你無端帶人砸了田某的賭坊,反過來倒成了田某的不是?」

「田老闆果真是貴人事忙,這麼快便忘了,那我便提醒提醒您,紀與存這個人您不會不認識吧?」

提起紀與存這個人,青晗徹底寒了臉。

田又發震撼,「你,你怎會知?」

當日紀與存找上他時,明明沒有別個看見的。這丫頭到底有何能耐,怎什麼都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田老闆好算計,勾結紀與存,引我父陷賭,誘他借高利,一步步謀算我青家的家產!」

想起前世的悲慘結局,青晗又悲又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