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無雙》[嫡女無雙] - 第5章 大義滅親

葉朝歌冷着臉走近院子,直接拎起吳嬤嬤的衣服領子拽到了地上:「娘,您坐。」

怎奈,話音剛落,吳嬤嬤便大叫起來:「大人,這便是葉朝歌!她又要殺人啦!」吳嬤嬤邊喊,邊似笑非笑的指着眼前的女子。

葉朝歌心道不好,四面八方湧來的官兵,已經將院子圍的水泄不通:「葉朝歌,有人舉報是你在刑場之上,劫了人,如今你還是束手就擒的好。」

葉朝歌明知自己不會有證據留下來,定是夜弦和大娘子想要除掉她,此時決不能硬來,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更何況她不過是一個柔弱的小女子罷了。

只見她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眼淚唰唰的掉下來,渾身嚇得直發抖:「官爺,大哥!大叔,大爺,你們千萬別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啊!什麼刑場?刑場是殺豬的嗎?我家沒養豬啊!我父親嫌臭,不讓養豬的!」

禁軍統領眉頭緊皺,看着同樣一臉懵逼的吳嬤嬤:「這便是二小姐說的劫法場之人?」

夜弦邪笑着走到統領身邊:「宋大統領,這女人功夫好的很,最擅長的便是裝瘋賣傻,扮豬吃虎這一套,前幾日剛剛把家裡的家丁嬤嬤們都打的半死不活,現在又在你面前做戲了。」

宋大統領舉起手中寶劍,便刺向了葉朝歌。

葉朝歌咬牙,抱住頭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妹妹,救命!妹妹救救我啊!」

宋大統領在距離一公分處停住了:「二小姐,這便是你說的高手?」

夜弦尚未作出反應,腿已經被葉朝歌死死地抱住了:「妹妹,他說的什麼法場?你跟爹說,我再也不吃豬肉了,我不要去養豬,求求你了。」

夜弦狠狠的踹了她一腳:「滾開,葉朝歌你這賤人,我看你到了慎刑司,還如何裝瘋賣傻?大統領,葉朝歌是皇上欽點的欽犯,還是帶去讓皇上發落的好。」

宋大統領看着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的葉朝歌:「帶走!」

葉朝歌看着柳小娘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容。

含元殿上,身穿龍袍的元政端坐於龍椅之上,九五威嚴,讓人敬畏。

身邊坐着皇后白沁林,一襲華麗鳳袍,尊貴無比,殿下則站着葉家人,這讓葉朝歌更加明白了。

葉瀟然見葉朝歌四處張望,便怒火中燒:「不孝女,見了皇上還不趕緊跪下!」

葉朝歌竟然咧開嘴笑了:「皇上,您就是皇上啊!爹爹,大娘經常跟女兒說,皇后娘娘是自己人,皇上也是自家人,見了不用跪的,爹爹你忘了嗎?」

葉瀟然一眼便看出了葉朝歌想要裝傻矇騙皇上的戲碼,如果能借皇上的手,將她除掉,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朝歌,你休要胡鬧,今日你若在皇上面前認了罪,你母親方可平安度日,若是繼續胡鬧,恐她也會隨你去了!」

葉朝歌怎麼會不明白葉瀟然的威脅,讓她一個人認罪,否則就會殺了柳小娘。

皇上看着瞬間安靜下來的葉朝歌,本就威嚴的臉上,更增加了幾分暴怒:「葉朝歌!你可知罪?」

葉朝歌攥着拳頭:「臣女知罪,都是臣女乾的,請皇上治罪!」

葉朝歌話音一落,皇后,葉瀟然與夜弦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當然,這笑容也被葉朝歌盡收眼底。

皇上怒目而起:「膽大妄為,真是膽大妄為!居然敢劫法場!葉朝歌你犯下死罪,朕定不會輕饒了你,說!有何同謀?」

葉朝歌抬頭,眼中含淚:「皇上,一切都是臣女一人所為,與父親無關,與葉家無關,請皇上治臣女死罪!」

皇上看着葉朝歌向葉瀟然磕頭:「父親,女兒死後請您善待母親,她對您的感情從未因你對她的苛待而減少一分。」

葉瀟然心裏一緊,這葉朝歌如此說,究竟是何意啊?

「不孝女,犯下如此大罪,才想到你母親?縱然你是我的親生女兒,我也不會為你傷心,犯了國法就必須要受到處罰,為父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