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 - 第2章 大小姐上山(2)

勉勉敲敲小鸚鵡濕噠噠的腦殼:「小緣緣,我還有什麼角色可以選?」

「首富的愛女。」

「這個好,天下最寵女孩子的男人,一定是她的爹。有錢更是好辦事。」

小緣緣毫無感情的提示:「第七次如果不能通關,就會一直被困在游戲裏。」

意識被困在游戲裏,那在現實世界,豈不是成了屎尿不能自理的植物人?

方勉勉起身豪邁揮袖:「把我所有的幣都花完,買最好的道具,姐要翻身!」

一陣困意襲來……

等方勉勉在輕微的搖晃中醒來時,發現自己被帷帽和衣裙遮了個嚴實,正躺在華麗的步輦上,一行人前呼後擁簇着她,艱難的在山道緩行。

——

新角色的信息湧入腦海,方勉勉就明白了,自己為何這樣四肢乏力。

方綿綿,虞洲首富獨女,自幼患有眩暈症,因體弱多病,養在深閨讀書識字調身體。所有的見識,基本來自書本和周圍人的口述,寡言恬淡,性格是沒有性格。

三歲重病時,有玄衣道士上門,說方綿綿命格有虧,須得在十六歲上仙山拜師渡劫,否則活不到十七歲。

昨天是方綿綿十六歲的生辰,今早她就被父母派人送往早年就約好的修仙門派,日光山。

可能修仙的人都御劍飛行吧,陡峭險峻的日光山,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別說車馬行走,就是最窄的步輦也很難抬得好。

方勉勉看着前面左側小轎夫,單薄的肩膀全被汗水濕透,就有點不忍心。

「七婆,前面找個平緩的地方歇一歇吧。」

七婆是方綿綿的奶娘,從小護到大,如同第二個媽。這次上山,七婆死活都要跟着小姐。

「小姐啊,再不加快腳程,恐怕到山上天都要黑了。」

方勉勉默然,在心裏罵自己又犯了濫做好人的毛病。

這些人里除了七婆,全都是來出大力氣的漢子。

即便都是從家丁里挑的忠僕,可但凡誰有個歹心,衝著普通人家一輩子用不完的錢財還罷了,萬一對她……

方勉勉觀察起這些家丁來,前面小轎夫的步態,怎麼越看越眼熟。

「左邊的小哥,以前在家裡是做什麼的?我可見過你?」

「回大小姐,小的是家裡的轎夫,成日在外面跑,從前……尚未有幸見過大小姐。」

小轎夫彬彬有禮的回了方勉勉,倒也毫不氣喘,就是……聲音十分耳熟。

「你叫什麼名字?」

「回大小姐,小的叫宋預。」

「哪個預?」

「預測的預。」

方勉勉眼前一黑,差點從步輦上摔下來。

以往方勉勉的官配,會先愛上她,可等她愛上對方,就會送命。

雖然一個小轎夫,也不可能是她的官配。但如今的方勉勉,對所有疑似有身份的男人,都存了十二分的戒心。

她無力的咬咬牙,告誡自己,逃避是可恥的,要先下手為強,讓他們敬她跪她、反抗不了她。

黃昏前,一行人終於到達日光山的山門。

夕陽下,一群修士沿山階而立,等待迎接三年來唯一新收的弟子,方綿綿。

「誰會是這次的官配呢?」

方勉勉打量着仙風道骨的美男子們,美則美矣,可都是要命的主兒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