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頂流被他的白月光拒絕了] - 第6章 她絕對要遠離江見洵

而此時那台倒回原車位的駕駛員正一臉無語地看着坐在后座的男子。

「見洵,你到底要不要走,你在這裡坐半天了,剛要開走又讓我倒回來,你想幹嘛?」

江見洵沒有聽到李賢的詢問。

他幾乎是全神貫注地看着林冬至下車,看着她漸漸遠去,他的手緊緊抓住車門把手,隨後又鬆開。

他快速地垂下眼瞼,長而濃密的睫毛掩住了他眼底閃過的一絲慌亂。

明明他和林冬至的關係已經開始改變了,他們不是陌生人了,但這一瞬間他卻覺得彷彿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他只能站在遠處,在不為人知的地方,遙遙凝望着那個漸行漸遠的背景,直至消失。

可是,感受過暖陽照耀的人又怎會甘於回到陰沉暗潮的地下室?

江見洵的手再次搭上車把手,他快速按下,但車門紋絲未動。

他抬頭,恰好和也看向後視鏡的李賢對上視線。

李賢給他解了鎖,問道,「你要幹嘛?」

「東西落在上面了,我去拿一下。」

說完,江見洵戴上口罩帽子便匆匆下了車。

林冬至和寧洛洛在等電梯的間隙順便討論一下晚上吃什麼,但周圍突然響起的喧嘩打斷了她們的談話。

林冬至回過頭,離她不遠處,幾個女生正興奮地把一個男子圍在中間。

男子戴着黑色棒球帽,穿了白色衛衣,戴着黑色口罩。

他低垂着頭,左手放在額前的帽檐上,右手張開幾乎擋住了自己的整張臉。

但即便如此,他的高挑還是使他暴露在人群中。

寧洛洛疑惑地問道,「那是誰啊?」

江見洵,那是江見洵。

即便他正側過半邊身子,還遮掩了臉,林冬至還是一眼就把他認出來了。

她迅速撇了一眼便轉過了身,順便把手搭在正準備睜大眼睛看清楚但卻是輕度近視眼的寧洛洛肩膀上,把她也轉了過去。

「不知道,電梯到了,走吧。」

說完便把寧洛洛推進了電梯。

林冬至知道,寧洛洛不喜歡江見洵。

寧洛洛見不得她被拒絕的樣子,但偏偏她追江見洵的時候,所有被嫌棄的場合,寧洛洛恰好都在。

寧洛洛這人挺護短的,她不忍身邊人受委屈,但無奈這是林冬至自願的,寧洛洛便只能選擇眼不見心不煩了。

所以即便後來她和江見洵在一起了,寧洛洛只要知道江見洵在場,她也盡量不會出現。

寧洛洛每次見到江見洵,都恨不得把白眼翻上天了。

因着這些,林冬至更不敢把他們分手的消息告訴寧洛洛了。

要是寧洛洛知道他們分手了,保不齊她會毫無顧忌找人把江見洵打一頓幫自己出氣。

出電梯後,她們被工作人員帶到了相應的錄製棚。隨後工作人員去通知拍攝人員。

本來寧洛洛是陪在她身邊的,但她看寧洛洛連續打了幾個哈欠,一問才知道,寧洛洛昨晚雖然想早睡但最終還是沒休息好。

林冬至乾脆就讓寧洛洛跟着工作人員去休息了,自己錄製完後再直接過去找她。

寧洛洛走後,這裡的人她也不熟悉,便只能坐着邊玩手機邊等了。

她拿出手機,百無聊賴地打開微信,才發現,就在剛才,有人給她發了信息。

是網友一見鍾洵發的,看封面就知道又是有關於江見洵的視頻。

一見鍾洵是江見洵的粉絲,她之前假裝自己是小粉絲混進過江見洵的超話。

因為和裏面的兩個女生也還算聊得來,便互加了微信。

加了微信後她們聊得不多,但這小女生倒是隔三差五的會給她發一些江見洵的最新動態。小女生一直以為自己也是江見洵的粉絲。

不過,那女生倒也不算誤會,她以前也算是江見洵的粉絲。

以前的她為了去他的演唱會偷偷逃過課,也曾為了他和他對家粉絲吵了個通宵。

她還買了一箱滿滿的有關江見洵的周邊,說起來,那箱周邊到現在還放在她的床底下。

或許,到搬家的時候,她就會丟掉了。

對,丟掉。

像丟掉不在意她的江見洵一樣,丟掉那些有關江見洵的一切。

「林小姐?」林冬至正盯着手機,陷入了舊日的回憶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