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次女的自我修養》[嫡次女的自我修養] - 第5章

第5章蘇青璃熟門熟路地買了菜,動作利索地炒了四菜一湯,用兩個大個的保溫盒裝好,帶去了醫院。
到病房的時候,林桉正在門外罰站,一張娃娃臉上滿是怨念。
看到她,自來熟地湊上來,小妹妹,你做的什麼呀,聞着就香,這手藝絕對比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還牛。」
蘇青璃瞅了他一眼,沒打算說話。
可是,林桉已經順桿爬上來了。
他眼巴巴地瞅着蘇青璃,雙手合十祈求道:小妹妹,你一會兒幫我勸勸我老闆,讓他吃點東西成不成?
他昨天中午到現在,就早上啃了半個三明治,覺也沒睡兩個小時,他……」後面的話,戛然而止於蘇青璃推開病房門的動作。
林桉望着女孩的後腦勺,捏一把心酸的淚,搖頭嘖嘖有聲:真是個狠心的小妹妹,不愧是能把老闆綁在婦科,還面不改色裝沒有這回事的狠人!」
他的嘀咕聲,實在不夠小,蘇青璃聽得清清楚楚。
她回頭,涼涼地瞅着林桉。
林桉立刻後退兩步,在自己的嘴上比了個拉拉鏈的動作,目送蘇青璃走進病房。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剛剛那一瞬,他覺得青璃小妹妹的目光,像極了自家老闆——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凶獸!
此刻,凶獸蘇青璃已經支起蘇奶奶病床上的小桌板,拿出清清淡淡的幾樣小菜,又盛了飯放在奶奶手邊,筷子遞過去,伺候得十分周到。
弄好之後,她的目光轉向陸北遇。
陸北遇就像沒看到她,自顧自地玩着手機。
蘇青璃的目光掃過男人有些發青的眼圈,還有泛白的唇色,抿了下唇,提起另一個保溫桶,向著他走去。
吃飯!」
看到不由分說砸在自己桌板上的保溫盒,陸北遇微挑眉,語氣相當惡劣,嘖,想不到你年紀不大,這些搭訕的小計倆倒是不少。
說說,這又是三十六計哪一計?」
蘇青璃已經在炒菜的時候深刻反省過,把自己上輩子對陸北遇的錯誤印象一起丟進了炒鍋,並且快速適應了這輩子的陸北遇很狗的事實。
所以,她抬眸看向陸北遇,語氣平常,這是賠禮。」
陸北遇挑眉,不語。
蘇青璃看着擺明了油鹽不進的陸北遇,無奈地嘆息,軟了語氣說道:上午撞了你,這是賠禮。
至於把你困在……咳,那是因為你訛詐我,活該!」
最後兩個字,帶出了一點不自覺的嬌嗔。
上一輩子,這一輩子,還有穿過那麼多的世界,唯有在陸北遇面前,蘇青璃才能擁有這樣肆無忌憚的情緒。
那些小世界裏,她知道那些所謂的主角都是紙片人,也謹記她得快點攻略完回家,所以她把自己打造成么得感情的工具人。
撒嬌耍賴,嬌嗔痴纏,都是半真半假。
唯有在陸北遇面前,她可以做最真實的自己。
想說什麼說什麼,想做什麼做什麼,因為知道北遇哥會包容她……所以,哪怕隔着一個輪迴,哪怕隔着多個小世界,她依然不自覺地流露出那一點真實的任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