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仙帝保鏢》[大小姐的仙帝保鏢] - 第4章 仙帝不可辱(2)

>「不過旁邊的這位小姐……」陳金劍換上了一副自認為帥氣的笑容,「我是陳金劍,在這安澄市也算是有頭有臉,可否賞臉,一起共進午餐?」

陳金劍也玩過不少女人,但是像滕蕾這樣英氣逼人的美女他還真沒玩過。看着她姣好的面容,陳金劍更覺小腹彷彿有一團烈火在燃燒。

「滾。」滕蕾冷冰冰地說道。

陳金劍的笑容僵住了,臉也黑了下來。「梁國超,我不想看到這兩個人,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梁國超底氣更足,腰杆子更直了。「秦霄,你要是再不滾蛋,我今天就讓你打斷你的狗腿丟出去!滾!」

「我如果今天非進不可呢?」秦霄平靜地問道。

梁國超昂起頭,碾碎了煙頭。「我話就放在這裡了,你今天要是進得去,我梁國超就從這裡滾出去!」

「吵什麼呢。」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一個老者在一個魁梧的年輕人的陪同下一起走了上來。

梁國超立刻閃到一邊,恭聲道:「滕老,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梁國超敢在秦霄面前飛揚跋扈,但是在滕星捷的面前屁都不敢放一個。

因為滕星捷的地位,只要一個眼神,這個混混頭子絕對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滕星捷比較和藹,對梁國超也不怎麼感冒。

滕星捷掃了一眼,一股威壓席捲而出。陳金劍看到一向狂妄的梁國超也戰戰兢兢,大氣也不敢喘。

「走吧,我們進去吧。」滕星捷淡淡地說道,幾人就要進去。

「秦霄,你給老子……你給我站住!」梁國超大聲呵斥道。

滕星捷停住腳步,不滿地轉過身子,皺眉道:「有什麼事嗎」

梁國超立刻彎下腰,低聲嚅囁道:「滕老,這個小子企圖混進去,我這也是職責所在。」

「是啊,滕老,這個秦霄最是狡猾,我們叫人把他丟出去!」陳金劍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混進去?」滕星捷有些疑惑地看着秦霄,看着梁國超沉聲道:「他是我的客人,你們在搞什麼東西?」

「客人?」梁國超愣住了,結結巴巴地說道,「滕老,這個窮小子和美妞是你的客人?」

「放肆!秦霄先生是滕老的客人,旁邊這位是滕老的孫女,不長眼的東西!」滕星捷身邊的黑臉年輕人呵斥道。

梁國超像是被用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結結巴巴地說道:「怎麼可能?」

滕星捷冷冷地掃了一眼,寒聲道:「梁國超,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面對着滕星捷的威壓,梁國超兩腿一軟,直接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滕老,饒小的一命吧,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貴人,請滕老高抬貴手啊!」

「哼!如果不是我在,恐怕我孫女和秦霄已經被你丟出去了吧!」滕星捷越說越氣,止不住地咳嗽起來。「小蘇,告訴香檳的經理陳凱,要麼我叫人拆了香檳酒店,要麼就叫他滾出來!」

「是!」黑臉年輕人立正,還沒走出來,聞訊而來的陳凱就恰好出現。

「滕老。」陳凱恭敬地彎下腰,外面的事情他已經聽服務生講過了,對於梁國超也是恨透了。

惹誰不好,正好惹了一個大佬!

「梁國超,作為領班,你對客人如此不敬,損害香檳酒店的名聲,收拾一下,現在就滾蛋!」

陳凱心裏也是在滴血,但是為了自己的酒店,只得揮淚斬馬謖了。

梁國超跌坐在地上,雙目無神地看着陳凱,但是煩躁的陳凱一揮手,幾個保安一擁而上,把他給架了出去。

「滕老,您看……」陳凱賠笑地看着滕星捷,滕星捷將詢問的目光看向秦霄。

秦霄默然地點了點頭,對於梁國超,稍微懲戒一番即可。

神明不可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