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仙帝保鏢》[大小姐的仙帝保鏢] - 第4章 仙帝不可辱

老者掃視一眼,臉色大變,將紙收入懷中,深吸一口氣,又是恭敬地鞠了個躬。「先生不吝賜教,我滕星捷感激不盡。」

秦霄擺了擺手,「沒什麼,這是我能想到保全你性命的最佳方法了,其餘全靠你的造化了。」

滕蕾還想頂幾句,被滕星捷拉住了。

「不知先生可否有空,先生救我一命,我請先生吃一頓飯以表感謝。」

秦霄本想拒絕,但是看着滕星捷誠懇的目光,只得點了點頭。

滕星捷微微一笑,一輛車子適時停下,駕駛座露出一張黝黑的面龐。「滕老。」

滕星捷一伸手,秦霄也先坐上后座。

以他秦霄仙帝的身份,還真不辱沒了滕星捷。

「爺爺,你幹嘛對他這麼客氣?」滕蕾不解地看着滕星捷。

看着秦霄上車,滕星捷才湊到滕蕾耳邊輕聲說道。

「不說他救了我一命,治好了我的頑疾,就他剛才的那份丹方,絕對能夠在龍國排行前十!」

滕蕾愕然。

上了車,滕星捷坐在前面,而滕蕾自然只能和秦霄坐在一起了。

滕蕾心裏警惕,和秦霄保持距離,但是秦霄只是看着窗外,根本不看滕蕾。

這讓滕蕾又是氣結。

我長這麼丑嗎,你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到了。」

三人下了車,秦霄抬頭看去,眉毛又是一挑。

香檳酒店?

突然,滕星捷一拍腦袋,「糟糕,我東西忘在車上了,還請秦霄小友稍等片刻。」

說罷,便匆匆朝着停車場走去,臨走之前還給滕蕾丟了一個眼色。

秦霄朝着酒店走去,遠遠地就看見梁國超站在門口。

在和梁國超擦身而過的時候,梁國超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狗日的秦霄,你居然還敢混進來!」

秦霄轉過身子,漠然地看着梁國超。

「怎麼,那天打的不夠狠?」

梁國超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自覺臉上無光,狠厲地說道:「嗎的,上回放你一馬,你居然還敢回來?這裡是香檳酒店,不是你這個窮鬼能來的地方!」

秦霄眉頭緊皺,道:「梁國超,如今我已經不是你的人了,我今天過來就是顧客,你對顧客就是這樣的態度?」

「態度?」梁國超雙手**口袋,朝着旁邊啐了一口,在秦霄的胸口上戳了一下,「態度是給有錢人,不是給你這個窮逼,就你還想有什麼態度?給老子滾蛋!」

滕蕾喝道:「有你這麼做生意的嗎,我們想吃什麼還不可以?」

梁國超看着英氣逼人的滕蕾,眼前一亮,態度也柔和幾分。「如果是這位美女我自然笑臉相迎,只是這個崽子,我不讓他進!」

秦霄臉色陰沉,身後又傳來一個浮誇的聲音。

「怎麼回事,鬧鬧哄哄的。」

梁國超剛要朝那人發火,看到來人,立刻變了一副嘴臉。「陳大少,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我可想死你了。」

陳金劍趾高氣昂地鬆了松領帶,旁邊梁國超恭敬地遞過一支煙為他點上,「今天我來這裡吃飯,包間準備好了嗎?」

「那是自然。」梁國超諂媚地笑着,拍着胸脯道,「陳大少肯來這裡,我梁某自然要用最好的規格來招待。」

陳金劍家中也是頗有實力,梁國超又是一個欺軟怕硬之輩,自然對陳金劍極為巴結。

陳金劍滿意地點了點頭,剛要進去,眼睛一瞥看見秦霄,又停住了腳步。

「喲呵,你怎麼在這。」

梁國超眼角重重一跳,「陳大少,難道,他是你的朋友……」

陳金劍揮了揮手,「什麼朋友,我要是有這種朋友,早就跳江了,窮逼一個,也配做我陳金劍的朋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