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第一王爺》[大夏第一王爺] - 第7章 再遇刺殺

天空中繁星點點,夜裡是那麼的安靜,只能聽見昆蟲的叫聲,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之中,王府的假山後有兩人對立而站正在竊竊私語。

「你能給我爭取多長的時間?」

對面的人比了比手指,回道:「我最多能給你一盞茶的時間,不過對你來說應該夠了,殺一個廢柴王爺,一盞茶都是多的。」

「好,那我這就行動。」說罷,這人把面罩戴上,一個箭步奔向小院。

昨天侍衛舞刀的畫面在他的腦海里一遍又一遍的上演,他們刀法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每個動作動作行雲流水般的流暢,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趙政此時感覺越來越手癢,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房間里隨便找了一根木棍去後院舞了起來。

砍、剁、劈、刮、纏、滑…..一個接一個動作,身心的結合讓趙政迷戀於其中,汗水浸**衣服,卻沒有絲毫的察覺,動作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着。

前院的侍女實在困的不行了依靠在門框打起了瞌睡,此刻,一位蒙面的黑衣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她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已經降臨,不時的用手驅趕着蚊子。

黑衣人捂住侍女的嘴巴,對方想發出喊叫的聲音,此時一把利刃已經穿入了她的喉嚨之中,任憑如何掙扎,對方的手還是緊緊的扣在她的嘴巴上,沒有絲毫的移動,過了一會侍女便四肢無力癱軟在地上。

進入房間後,四周一片漆黑,黑衣人憑藉著微弱的月光看向床的位置,走上前去拿起手中的劍便刺了過去,接連刺了好幾下,看床上沒有任何的反應,便用劍挑開了已經被刺爛的被子,發現竟空無一人。

」不好,中計了。「

刺客下意識的認識到中計了,大呼不好。

急忙就向外撤離,走到門前的時候,迎面碰上了換夜的侍女,黑衣人沒有猶豫抬手就是一劍,但是這次沒有阻止了侍女的喊叫聲。

「啊…」

一陣凄慘的喊叫聲打斷了正在後院正在練刀的趙政,隨着聲音的方向趕了過去。

一道黑色的身影向前院而去,正所謂藝高人膽大,加上正好練了刀法,他正想試試威力呢,這找上門來的豈能錯過。

眼看黑衣人就要跑了出去,趙政握着手裡的棍子,以迴旋鏢的方式扔了出去,棍子不偏不倚的擊中了黑衣人。

覺醒了體魄之力的他力量非常人所及,這一下直接將黑衣人擊倒在地,而棍子順勢又回到了他的手裡。

趙政大喜:「哈哈,練了一晚上,沒想到還蠻厲害的。」

趙政沒有給對方喘息的機會,乘勝追擊,雙手緊握着木棍一躍到空中,看都沒看一眼,一棍子就打了下去。

黑衣人畢竟是個練家子,雖然剛才在慌亂中被對方擊倒在地,但是馬上就反應過來了,順勢一滾便躲開了攻擊。

而趙政則沒那麼幸運了,剛才自己用力太猛被對方閃開了,這一擊直接打在了地上,棍子瞬間斷成了兩截,幸好他反應快,順勢往前一滾這才避免了狗吃屎。

「終究是心急了,我應該看清楚了再出手的。」

趙政雙手持着短棍,在手中甩動着,重新熟悉着雙棍帶給自己的感覺。

此刻,黑衣人反倒不跑了。

剛才他背對着趙政而對方卻未擊中,這說明趙政只有一身蠻力罷了,而且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了,也未見有侍衛趕到,內應是起了作用了,黑衣人決定殺了趙政,完成任務。

黑衣人戲謔道:「楚王是吧,今天就讓老子陪你好好的玩玩。」

右手挑劍,腳下步伐靈動,猶如一條靈蛇般游向趙政。這套劍法他苦修了多年,早已掌握其中要領,劍法本身並不快,它的特別之處在於詭異,這也是讓他的對手頭疼地方。

可是這一切在趙政的眼裡變的不一樣了,自打他得到體魄之力後,不但力大無窮,一身鋼筋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