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第一王爺》[大夏第一王爺] - 第1章 出皇城

大夏,

景皇帝駕崩。

大皇子趙貞,繼承皇位,二皇子趙寧前往晉地,為晉王,三皇子趙政前往楚地,為楚王。

對於趙政封為楚王這件事情,在朝中引起了不少質疑之聲。

景帝對於這個三皇子是非常寵愛的,平日里不管犯了多大的錯誤,都未曾責怪於他,又怎麼會讓他去楚地那個窮地方呢,實在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詔書這事不會有假,即便很多人猜疑,也不敢把這事擺到檯面上來說。

近日裡,侍從們都在不斷的議論,楚地是窮苦之地,常年鬧饑荒。

而去楚地路上經過三門山,那裡常年有強盜出沒,不知多少商販在此丟了性命,可謂兇險之地,三皇子此去凶多吉少。

趙政雖天生有些愚鈍,但也不是傻,聽了這些言論自然不願前往,這不正在地上撒潑打滾,想賴着不走。

「我不走,我才不要去楚地,你們誰愛去誰去,反正我不去。」

趙政雙臂做枕,翹着二郎腿,在地上賴着不起,一副誰都不理的樣子。

老侍從趴在地上一遍遍的哀求着。

「我的小祖宗呀,您就起來吧,您現在已經是貴為楚王,今天是最後的期限了,必須啟程前往楚地,不能待在宮裡了呀。」

這一勸趙政更來勁了,嗓門又提高了數倍。

「不去就是不去,我今天就待在宮裡了,看你們能拿我怎麼著。」

趙政這般胡鬧的模樣,老侍從也見識無數次了,可偏偏發生在這節骨眼上,這可把他急壞了,若楚王再不出行,這怪罪下來是自己萬萬承擔不了的。

就在一籌莫展之際,一道洪亮而有力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

「老三,休的胡鬧,趕緊起來。」

眾人紛紛跪了下去,齊聲高呼。

「參見皇上,皇上萬歲。」

老侍從看到皇帝來了,一顆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了,要說趙政生平最聽兩人的話了,一是他已經去世的母妃,第二就是新皇帝趙貞了。

眼前這個身穿黑色龍袍,身材修長的男人正是新皇帝趙貞,他聽聞趙政在這裡胡鬧便急忙的趕了過來。

並不是他不想讓趙政在皇宮逗留,而是這藩王冊封后就不能在皇宮了,需趕往封地。身為皇室立下的規矩當以身作則給天下人看,豈能是皇室的人就隨意破壞規則。

趙貞走上前去,蹲了下來,好言勸道:「老三呀,父皇臨終前已經冊封你為楚王了,這等事情也不是你我可以隨意改變的,況且這全天下人看着呢,若你開了這個先例,天下人還如何能信任咱皇室呢?」

趙政的倔勁上來了,是鐵了心的不想去楚地,依舊躺在地上,不為所動。

「哼,我才不要去楚地那個破地方呢,誰愛去誰就去,反正我不去。」

趙貞何不想把他留在身邊照顧呢,他對這個弟弟最為了解,雖然生性愚鈍,但是沒什麼壞心眼真要獨自讓他去楚地不一定能在楚地好過。

可是詔書上寫的很明白,而且他又是剛登基,根基不穩,暗地裡又有小人,留在身邊怕是護不了他周全,還不如讓他去楚地,雖然苦了些至少性命無憂呀。

「傻小子,你是去封地做王去了,這是好事呀,到了那裡無拘無束的,沒人能管你了,你要是想回家了,派人給大哥傳個信就行。」

趙政雙手捂着耳朵,把身子側了過去,任憑對方說的再好聽,他也絲毫沒有改變想法的意思。

「老三,既然你這般執拗,大哥也不強迫你了,只是楚地有全天下變戲法最好的班子,恐怕你就無福享受了。」

這是趙貞的殺手鐧了,若他這弟弟還是無動於衷,只好把他綁到楚地了。

戲法是趙政平生所愛,可以說到了痴迷的地步,一聽說有全天下最好看的戲法,對楚地的顧慮全都拋擲腦後,心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