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一心向道》[大師姐一心向道] - 大師姐一心向道第7章(2)

里的女魔頭,只要有我在的地方,秘境里的東西都不會有旁人的份。
可他們打不過我,於是怕我,只能半夜躲牆角對我扎小人,一群欺軟怕硬的傢伙。
望月宗勢力越發地大了,我逐漸在各地開了分宗,隱隱約約有超過凌霄峰的趨勢。
而修真界各宗門竟然也逐漸認可了這種幾近掠奪資源的方式。
他們都開始恭恭敬敬叫我「沉栩仙尊」。
他們不再記得那個與師門決裂的逆徒,只記得望月宗和沉栩師尊。
薛靈芸自出山門後,便投奔了魔教,她放出了封印在底下的魔王。
聞言我只覺得奇怪,她走上了那條,後來我走的路。
我甚至想,若不是顧青鯉那日,證明了我的清白,今日放出大魔王的人,或許就是我。
各派聯合起來商討對策時,我沒有去。
仙魔大戰那日,我才領着一大幫人浩浩蕩蕩地過來。
有凌霄峰弟子認出我來,小聲喊了句師姐。
話還沒說完,便被望月宗弟子懟了回去:「這是我們宗主,別亂攀關係。
」兩個宗門素來不對付,這幾年因為誰是第一宗門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
一方認為實力為尊,另一方認為底蘊更為重要。
凌霄峰弟子不弱,可在強敵面前,又顯得微不足道。
望月宗弟子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我與他們之間的恩怨。
然後又挑釁笑道:「前人栽樹,後人乘涼,若不是宗主帶你們有經驗,我們也不會進步這麼快。
」我在高處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時至今日,我才知我原來也沒那麼大度,我也會希望別人因為失去我而傷心後悔。
我轉頭看向身邊的人:「要是你有我這種師姐,你會珍惜嗎?
」「是你,我就會珍惜。
」顧青鯉說得認真,他聽着他們的對話,眼角眉梢都帶着喜氣,他從來不會遮掩自己的情緒。
他彎了彎眼睛:「小月亮,我只希望你可以開心。
」兩方交戰時,我遇見了一個和魔障纏鬥在一起的弟子,那個弟子我認識,只是不記得名字了。
眼見他要被魔障吞沒,他朝我伸手,說:「師姐,救我。
」我看着他,開口道:「我會救無力的百姓,卻不會救無能的修士。
」可我還是救了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