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大秦帝國之二世皇帝] - 第6章 恩威並重(2)

責我父皇。

  嬴扶蘇做了什麼?他竟然也昏聵的加入到了這些人之中來。

  他難道不懂不修長城,匈奴之禍就會蔓延到內地來嗎?

  他當然懂!

  可是他為了在天下人面前博得一個好名聲,寧願傷害自己父親的心,這樣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有什麼資格做我大秦皇帝寶座?」

  「故而,朕下罪己詔,乃是讓天下人知道,朕力求開創萬世太平盛世,謀取帝位而非只求以天下之財富,奉養我一人私慾。」

  嬴胡亥看着停了自己這一番話,已經震驚的張着嘴巴,目光都帶着幾分獃滯之色的嬴子嬰,聲音低沉且富有穿透力:

  「而你,懂朕嗎?」

  嬴胡亥揮動帝袍,轉身傲然離去,整個大殿中只留下了他豪邁無比的笑聲:

  「天下人,懂朕嗎?」

  「朕無需任何人懂得,朕要做的事情,遠超這個時代!」

  楊端和、跪在地上的嬴子嬰,看着皇帝高大的背影遠去,所有的人一時間竟然都陷入了默然,連恭送皇帝這樣的禮節,都已經忘記了。

  「皇帝……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問題同時在許多人心中冒出來,在此之前許多人都認為他是一個貪婪狠毒的小人。

  可現在呢 ?

  一個貪婪狠毒卑鄙的小人,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嗎?

  「司馬欣!」嬴胡亥放滿了腳步,大喝了一聲。

  宮廷侍衛軍校尉司馬欣急忙衝上前去,拱手拜道:「陛下!」

  嬴胡亥轉過身來,看着躬身下拜的司馬欣,威嚴道:「朕之前着令你前去傳召趙高,你卻在他的府邸上說願為趙高爪牙,朕想聽聽你做何種解釋?」

  司馬欣面色不變,他說道:「末將見陛下誅殺趙高留在陛下寢宮邊上的心腹,便知道陛下已經識破趙高的小人面目,必定是要懲戒趙高。

  然而趙高此賊狡猾如狐,臣出宮的時候,又看到禁軍調動,便知道陛下圖謀大事,故而到了趙高府邸以後,謊稱陛下要加封他為郎中令,騙的趙高放下戒心。

  如此一來,便是趙高進入皇宮之中,看到禁軍調動,未曾見到自己安排在陛下身邊的小宦官,也沒起疑心。」

  胡亥這才明白過來,難怪趙高來自見自己的時候,表情是那麼開心啊,竟然是因為之前就被司馬欣忽悠過一頓了。

  「既然是如此,那為何朕誅殺趙高之後,你不站出來為自己澄清?」胡亥伸出手掌來,裡頭竟然捏着一小卷竹簡:

  「上邊乃是御史大夫馮劫親自寫給朕的奏報,是趙高女婿閻樂的供詞,朕愛惜你是個人才,所以才給你當面辯解的機會,而你!」

  胡亥眼神威嚴的看着越發恭敬的司馬欣:「你過真沒有讓朕失望,確實做得不,楊端和年歲頗高,你就做他的副將,代替他夜間在宮廷中巡視。」

  一番話,恩威並重,司馬欣謝恩過後,才發現自己後背早就已經被冷汗清透。

  眼前這個皇帝給他的壓力,完全不同於之前那個一心只想着吃喝玩樂的皇帝。

  「聽說朕的二十三妹贏珠,和左丞相李斯之子李由關係不錯,韓談你看朕賜給給這兩人如何?」

  正在後邊跟着皇帝儀仗隊前行的韓談表情又是一變,皇帝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麼,思維也太快了吧?

  自己等人還在想罪己詔的事情,皇帝卻已經想到和重臣聯姻,穩固地位。

  「韓談?狗奴才還不滾上來!」

猜你喜歡